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我叫严小米,性别男。”

  “职业是游侠,理想是成为一名杀人于无形的刺客。”

  “在我看来,成为刺客无非要达成三个条件。”

  “其一够快,其二够狠,其三能够隐藏身份。”

  “这三点可是一个刺客的自我修养!你知道我为了达成这三点有多么努力吗?!”

  “……这就是你女装的理由吗?!严渊!!!”崔汐瑶瞪大了一双好看的眸子,她的脸上写满了无语和愤慨,同时一点都不淑女地拍着桌子,“你的全部资料我们已经从你们游侠的刘清若老大那里得到了,现在就放在我的案台之上!你小子别想着跟我装蒜耍混!还什么严小米?!你这厮怎么不叫严小川严小水?!快点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穿女装!要不然老娘就以服装逾制的罪名把你抓进大牢!”

  “嘁,该死的刘老鬼,又卖我……咳!崔捕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条大梁律法是为了……呃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严渊生硬地将视线从崔汐瑶身上离开,并且在心中把后半句话给补齐了——这条大梁律法是为了从西方蛮夷那里传过来的“丝袜”、“胸罩”之类奇装异服而设立的吧?一般来说这条律法是针对女性,基本没有针对男性的案例啊!而且因为这些奇装异服在大梁当地意外地广受好评,这条律法在设立后没多久就变得形同虚设了啊!而且拿这条律法出来吓唬人,崔捕头,你真的不看看自己穿的是什么吗……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在想些什么!你这个登徒子!”崔汐瑶怒气更大地拍起了桌子,“快给我老实交代,你为什么要穿女装!”

  如果这桌子有生命的话,估计会被这头雌性拍拍熊活活拍死,当然了,虽然没有拍死桌子,但这虎虎生威的拍击并不是没有用处的——至少是很有效地吓唬住了在案台另一边的严渊,让他对自己的生命安全产生了极大的质疑。

  本来就和女装极为相衬的小白脸游侠脸色此时被吓得更加惨白了,他战战兢兢地举手问道:“崔……崔捕头,听你的语气我不是因为服装逾制被抓进来的?”

  “当然了!”崔汐瑶的火气看起来更大了,“你这个小白脸穿上女装根本没有人能认出来!谁没事会抓个良家妇女啊!”

  嗯没错,她崔大捕头气得是眼前这小白脸穿上女装后居然比她还好看这件事!

  而且为什么这家伙女装之后,胸前那两团东西会那么大啊?!这是在嘲讽我吗?是在嘲讽吧!

  “嗯?”严渊似乎注意到了崔汐瑶的目光,嬉皮笑脸地从胸口掏出了两个大白馒头出来,并且拿着其中一个啃了一口,还把另一个递给了她,笑着问道:“要吃吗?”

  “滚啊!!!”

  崔汐瑶“滚啊”这二字一出口,严渊一下子双眼闪起了光芒,如领圣旨一般地站了起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朝着大门口跑路!

  “不许走!你给我坐好!!!”

  这一声河东狮又把某位立志成为刺客的游侠先生吓得坐了下去,崔汐瑶气呼呼地双手叉腰,看着眼前的严渊,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整治这个无赖游侠,只得用处公事公办的态度,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一行一行地念着严渊的资料:“严渊,年龄不详,推测不到二十,家庭成员不详、背景不详、实力不详,三年前忽然出现在容县,由当地游侠行会会长刘清若收留,并且加入游侠行会。整整三年,完成的游侠任务包括并不限于帮助李奶奶找到丢失的猫、帮林家夫妇调节夫妻矛盾、帮……”

  “你看看我完成的这些任务!哇呀呀!!!青天大老爷明见呀!我是良民呀!”

  “闭嘴,知县大人他今天有贵客不在衙门,而且这些不是重点!”崔汐瑶恶狠狠地打断了严渊的话,接着继续念起她的资料来,“在一个月前,游侠严渊受李家家主李恒的委托离开容县三天,前往某个小村子寻找某个佣人的父亲。”

  “……”聒噪的严渊忽然安静了下来,而崔汐瑶看着他,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就这样诡异地对视了几秒钟,随后沉默才被严渊再度打破,他嬉皮笑脸地问道:“这个任务怎么了吗?我没找到那位佣人的父亲,好可惜啊。”

  崔汐瑶皱了皱眉头,冷冷地说道:“在那三天里,李恒死了。”

  “哦,我知道啊。”严渊点了点头,“所以我才说可惜啊,李老爷是一位好老爷呐,就这样死了真是可惜呐……”

  “别给我装蒜!!!”崔汐瑶脸色涨红,猛然拍打桌子,声音和声调一口气全部提高了好几度,凑近了严渊的脸恶狠狠地说道:“李恒是被人刺杀的!而根据我们的调查,你那几天根本不知道在哪!那个小村子你根本没有去过!说,李恒是不是你杀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迷路了没找到那个村子而已。”严渊摇摇头,然后摊开双手,“而且据我所知……那个刺杀了李老爷的刺客,应该是个女的吧?而我——如你所见,男性,货真价实的男性哟。”

  “你穿着女装呢!!!混蛋!你这异装癖全县的人都知道!而且我今天还见识到了你的‘长胸’大法——见鬼!你是从哪找来形状这么奇怪的馒头啊!”崔汐瑶感觉自己一年的怒吼今天全都吼出来了,她指着严渊身上的衣服,“那刺客的身高身材和你相差若无!又有这么好身手能在李府当中刺杀李恒的,全县满足条件的难道不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吗严渊?!你这个杀人凶手!”

  严渊眯起眼睛看着那个平日自诩着正义的捕头小姐,忽然笑出了声,然后轻轻地说道:“不是我。”

  “好啊!”哪知崔汐瑶忽然学着严渊的动作对他摊开了双手,“如果真的不是你的话,给我证明一下你的清白咯。”

  “好嘛……”严渊挑了挑眉毛,“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呢,崔捕头。好啊,这个任务我接了。”

  “呼,太好了。”崔汐瑶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也终于露出了笑容,“呵哈……我这边压力也很大的啊,希望你能理解一下,李家那边一直在给我们压力,上头也在给知县大人压力,这压力转而就到我的头上了。害得我……”

  “天葵失调了?”严渊眨眨眼睛,“怪不得脾气这么大啊!”

  “严!渊!你这个家伙给我滚啊啊啊!!!”

  “得嘞!”

  严渊在第二次得到“滚啊”的指令之后,一溜烟儿地离开了衙门,只留下了崔汐瑶一人看着他的背影默默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刘老鬼!刘老鬼!你丫又双叒叕卖我!”

  严渊一脚踹开游侠行会的大门,一边嚷嚷着,一边嚣张地走了进来。当然,他如今的样子看起来颇有些狼狈和可笑——他此时穿着一身漂亮的红色长裙,以他在男性之中算是比较娇小的身材穿这一身刚好合身,不过此时他并没有戴假发,胸前两个大白馒头又被他自己吃掉了,导致裙子胸前明显大了一号,显得空空荡荡的。

  导致他一进游侠行会的大门,里面原本就在白日酗酒的那些酒鬼游侠们哄堂大笑,一人一句损起这个小兄弟来,严渊看起来和他们是极为熟悉,走进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这时赫然开启了舌战群(醉)鬼的模式,对着那些个嘲讽他的游侠们一人一句损了回去,他就这样一边对着大家笑骂着,一边跑进了游侠行会会长专属的房间之中。

  “你小子一回来就骂我啊,白眼狼。要不是我当年收留你,你早就死了啊!”

  “明明是你这老鬼先不仁,居然还好意思怪我不义啊!”严渊没好气地说道:“为什么这么爽快地把我的资料交给了官府啊!我今天被崔汐瑶那个死丫头抓回去了你知道不!”

  “我知道啊,因为这份资料就是崔汐瑶亲自要走的,官府亲自来人我也没法不给啊。”刘清若——一个看起来颇有些儒风的中年大叔无奈地摊摊手,然后这位狡猾的游侠老大就毫不犹豫地倒打了一耙,“不过我给她的资料无伤大雅啊,你在这容县里做的那些事情,就算她不来找我要资料也是人人皆知的啊。”

  “不就是宰了一只穷奇吗……”严渊翻翻白眼,“我说过我以前当过一段时间的道士,极为擅长斩妖除魔。”

  “对对对,不想做刺客的道士不是一个好游侠。”刘清若没好气地说道:“你也该洗白一下你的嫌疑了,李恒之死,官府的最大嫌疑人就是你!崔汐瑶那丫头对你还算是客气的,没把你直接抓走关起来严刑拷打都是好事了!”

  “别说这些废话,他们来抓我,我难道不会跑吗?”严渊叹了一口气,“到底是那个混蛋铁了心嫁祸给我?我金盆洗手很多年了啊,虽然那个李恒的确是个鱼肉百姓的混蛋,虽然我也的确是很想宰了那个家伙,但是这次出手的真不是我啊!”

  “嫁祸?万一是巧合呢?”

  “得了吧,哪来这么多巧合?”严渊接着翻白眼道,“女性,和我身高体态相似,还穿红长裙,用刀刺杀——这分明是模仿犯啊!我几年前在京城刺杀高官的时候穿的全是长裙,用的全是长刀,这个家伙多半是发现了我的真实身份,准备用这招把我逼出来吧?”

  “嘿!你还是容易想多……”刘清若忽然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万一真是巧合呢?”

  “不可能。”

  “要不要打个赌呀?”

  “……不赌,总觉得你这老鬼又在坑我。”严渊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提议,这时他忽然顿了顿,然后好奇地问道:“说起来,崔汐瑶那丫头提了一嘴,知县大人今天正在接待贵客……会不会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啊?你知道是什么贵客吗?”

  “你想的太多了吧?”刘清若无奈地摇摇头,“我没神通广大到这种地步,那是哪来的贵客我可不知道。”

  严渊狐疑地看着他,没说话。

  ……

  “阮家二小姐亲临寒舍,还真是让这里蓬荜生辉啊!”

  知县王侩谄笑着说道,他那一副谄媚的样子让阮朱有些不太舒服,但是因为有求于人,阮朱也不得不忍受这种感觉。她对着王侩露出了温和的笑容,接着说道:“我这次来到贵县是有两件事想请您帮忙,第一件事……我家姐姐离家出走后,似乎到了这里,能否帮我们阮家找到她呢?”

  “只要一有消息,一定和您联系!”王侩谄笑着点头,“那么,第二件事呢?”

  “我要在你们这儿举办大狩猎祭。”阮朱微笑,“你们这儿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好手吗?”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