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刘清若还记得那天,那是一个雪天。

  他从王家大院走出来,刚刚解决了一笔大买卖的他心情不错,他决定像以往每一个心情不错的日子一样,买些平日里喝不到的好酒犒劳自己。于是刘清若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稍微绕了点远路,跑去酒铺买酒。

  在将好酒买到手后,他才美滋滋地漫步在大雪之中,而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人儿。

  那个身影趴在大雪之中,如果不是穿着一身醒目的红衣,刘清若可能就无法发现了。那个身影看起来瘦弱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刘清若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空无一人,只有那不知生死的孩子静静地趴在地上。他连忙跑过去将那孩子抱起来,检查伤势,发现这孩子虽说还有微弱的呼吸,但是身上的伤势极其严重,鲜血浸透了她的衣服,让她那一身本就异常醒目的长裙显得更加醒目。

  他心意一动,一溜烟便将那女孩抱回了家,等到抱回家后给她治伤时,他才发现这原来是个男孩,她原来是他,顿时便感到了一种买到假货的坑爹感,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捡孩子这事也没法退货,他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养下去了。

  这就是刘清若对严渊所说的,他与他最初的相遇。

  ……

  “……满嘴胡话!这种故事谁信啊!”严渊没好气地吐槽道,“我估摸着也就最后一段发现我是男的之后的不爽是真的,这刘老鬼整天就在想着捡个天降少女回家当小妾,我真是替林姨不值!”

  严渊自己人知道自家事,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身受重伤倒在雪地里,所以他才会更加肯定刘清若对他没有说实话——至少也是没有将故事说完整。

  他重伤倒地的确是真实情况,他在倒地之后失去意识也是货真价实,但是这不代表严渊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发生的事情!追杀他的杀手们断然不会让重伤的他一个人呆在地上!追杀他的杀手可是天杀会的杀手们,天杀会最底层的成员也知道要确认目标的死亡之后才离开,在目标重伤时割下对方的脑袋对他们来说是天经地义的习惯,严渊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因为他曾经也是天杀会的成员之一!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刘清若当时面对的情况绝对不是什么“重伤的孩子身边空无一人”,更有可能的情况是“一个重伤倒地的孩子周围围着一圈不怀好意的杀手”,而且这些杀手个个身怀绝技,最弱的也是人阶上品接近地阶,最强的那个甚至已经摸到了地阶上品的门槛!

  他是把那些杀手全都干掉了?还是通过其他办法救下了自己?

  严渊至今不知道真相。

  刘清若虽然对他有所隐瞒保持着不可置否的态度,但他从未说出真相,只是每天笑嘻嘻地花式坑着严渊而已。

  这刘老鬼身上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算了,想不明白的事就不去想了,反正这救命之恩迟早要还。”严渊晃晃脑袋,“现在的要紧事是把这个模仿犯给揪出来!”

  他走在大街之上,身上那不体面的女士长裙总算是收了起来,换成了一身利落的猎人打扮,看上去不失为一个俊秀干练的少年郎。

  严渊作为一个专业女装大佬,其业务水平是值得肯定的,他的男装与女装给人的感觉截然不同,对于不熟悉他的人来说,完全就是两个人。

  “哟,张大娘,好久不见了啊!哦,去走亲戚了啊!”

  “沈老,精神不错啊。”

  “林妹妹,今天晚上有没有兴趣和我吃个晚饭呀。”

  他笑容满面地和街上熟悉的街坊邻居们打着招呼,一边做着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的举动,一边在大街上貌似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轻而易举地躲开了行人的注意,最终偷摸着来到了一个大院后墙之外——这是李家的后院。

  那里原本已经站着了一位年轻男子,他看到了严渊的身影后眼前一亮,然后快步地凑了过去,没好气地抱怨道:“你为什么这么慢啊!”

  “我最近有被跟踪的嫌疑,当然得确认好情况再过来咯。”严渊干脆反呛回去,“要不然你不就暴露了!所以小乙哥,当天的情况到底是如何的?李恒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那天你不是在场吗?还是刺杀大戏的主角呢!”那位被严渊称为小乙哥的小哥开了个玩笑,从他身上的穿着来看,他多半是这李家的管事或者地位比较高的仆人,“好吧,你别打我……说实话,那天我还真以为是你来杀老爷了。”

  “我要杀李恒的话,一定会先一步和你通气的。”严渊翻翻白眼,“毕竟我关于李家的情报都是从你那来的啊,小乙哥。”

  “嗯。”他点点头,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脸色严肃地开始描述那天的情况:“本来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一天,其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无论是李家的生意,还是李家家人们互相的相处,至于李恒老爷……你也懂的,又让亲兵们拐来了一个外来的女人,进了小黑屋准备享受。”

  “啧。”严渊挑了挑眉毛,他当然懂,李家老爷那小癖好不少人都知道,像是他这种特别关心大族的志士对此更是清楚地不得了。李恒这个人早年也算是英勇和英明,但是男人老了之后总会犯些错误,他家里的老婆小妾没少娶,但仍是时不时排出亲兵将一些外来女子强行掳来行猥亵之事,事后更是常常毁尸灭迹,唯一万幸的是,他尚且有些理智,没有轻易对本县之人出手。

  毕竟李老爷可是一个好老爷!而“好”老爷,一般都不是好人。

  这就是严渊想办法将小乙哥安排到李家做卧底的理由——他的确也想杀了这李恒;这也是小乙哥会和严渊合作的理由——他的爱人就是被这天杀的李家老爷侮辱而死,他忍辱负重为的根本不是钱而是复仇。

  很明显,李恒之死让小乙哥的心情相当不错,而复仇成功的他暂时也没有离开李家的打算,李恒之死只不过是他复仇的第一步而已。

  “然后,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毕竟那个小黑屋我是无论如何都进不去的——甚至连靠近都难,但是事端最早就是从小黑屋开始的!因为第一个死的不是李恒,而是他的亲兵李由级!他死于小黑屋门外,死因是一刀封喉,他死前的惨叫让我们急忙地前往那里,其中也包括着李恒老爷,而就在大家被李由级之死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那个刺客就这样出现了!”

  严渊听到这里,忽然打断道:“当时在场的李家亲兵供奉有?”

  “只有李由校一人,因为李由级死了,那天只有他们两个呆在李家大院。”小乙哥干脆地答道,因为目的是复仇,所以他对这些事情极为敏感,平时早已习惯于第一时间确定现场的战斗力,“不过你也知道,李恒自己就有人阶中品的实力,而大少爷李青也在,他是人阶上品的武师。”

  严渊点点头。

  “然后刺客出现!刺客出现之后的事情你应该也听说了,她身着红色长裙,手持的是李由级的长刀,脸上蒙着布看不见面容,她从屋顶跳下,以无人能够追上的速度干,脆利落的一刀斩了李恒的脑袋。在场的供奉也好,大少爷也好,都来不及反应过来,她就越墙逃走了。”

  “……”严渊的脸色有点不太好,“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一点刺杀的美感都没有啊!”

  “刺杀的美感……也就你小子会追求这种东西了吧!”小乙哥嬉皮笑脸地吐槽道。

  “这可是我的模仿犯哎!怎么能怎么不解风情啊!”严渊直接就跳脚了,他看起来是真的极为在意这事,不过他只不过闹腾了一会儿而已,之后又转而平静,并且淡淡地说道:“所以……你们为什么要把怀疑放在我身上?”

  小乙哥一愣:“为什么?因为那刺客和你的身形相似啊!而且在整个容县里,就只有你有这种身手啊!而且你也真的有动机啊,你不是真的很想杀他、只是一直没动手吗?而且你还喜欢穿女装啊!”

  “对,但这些都是间接证据。”严渊摇了摇头,“小黑屋里还有人吗?”

  “呃……没了。”

  “那不就得了?你们为什么不怀疑那个被亲兵抓到小黑屋的女人?李由级认识我的!包括我的女装状态,他也是见过——抓外来女人,他绝对不会抓到我的头上的,他不会抓一个男人,也不敢抓我。”严渊缓缓呼出一口气,“先是从小黑屋摸出来,杀死了李由级,然后等待在屋顶杀死李恒,做完这些直接扬长而去。啧,简单粗暴……凶手就是那个外来女人啊!”

  “唔,有道理。”

  “可恶!这是在向我挑衅啊!”严渊气呼呼地接了一句,小乙哥莫名其妙地“啊”了一声,不过严渊显然没有解释自己所有话语的打算,他心中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然后突然笑了起来,“喜欢挑衅我?呵!那我就把你逼出来!”

  “该怎么做呢?”

  “很简单,首先要小乙哥把这些推断告诉李家的现任家主,不需要让他确定或者洗清我的嫌疑,只需要让我的嫌疑减轻一些就行。”严渊微笑起来,“然后……”

  我去刺杀知县大人。

  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