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饭桌上,严渊、刘清若与刘清若的结发妻子林海音三人正气氛愉快地吃着晚饭,不过这愉快的气氛很快就被刘清若一句随口的话打破了:

  “王侩要请你过去吃饭。”

  “啊?”严渊微微一愣,下意识把本不该说的事情问出了口,“他知道我要……咳咳咳,他是要把我抓起来吗?鸿门宴?”

  “……”刘清若眯起眼睛看着了他一眼,毫无顾忌地询问了一句:“你要干嘛?想杀了王侩?”

  “咳!”

  林海音这时微笑着站起了身,收拾了几个已经吃完的碗碟,端着它们走进了厨房,将饭桌留给了严渊和刘清若爷俩,而没有了林姨在一旁,严渊和刘清若一下子都更加放得开了,前者刚刚被刘清若那毫无顾忌的问题给呛了一句,然后没好气地抱怨起来:“刘老鬼你怎么……靠!小乙哥什么时候被你收买走的?而且你别老是这么没心没肺地把话说开啊!要是隔墙有耳怎么办?”

  “我说过很多次了,你就是想的太多。”刘清若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而且你也不用担心这是一场鸿门宴,因为我也被他邀请了,或者准确地说,是全容县有点实力的人,全被他邀请过去了。”

  “大宴宾客?”严渊皱了皱眉头,“他要干什么?准备了五百刀斧手打算一锅端了?”

  “噗哈哈哈!你这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刘清若失笑,“你这种就是那外国蛮夷说的……呃,被害妄想症!哈哈哈!”

  “你才被害妄想呢!你全家……只有你一个是被害妄想!”

  “好了,别乱想了,有时间阴谋论多想些什么,不如把这些时间花在打探情报。”刘清若提起筷子,夹起了一块油光瓦亮的红烧肉,然后一口吞入喉咙,“唔唔(咀嚼)……王侩是有大事要宣布……嗯,好吃啊,海音,你手艺又有长进了!”

  “多谢夸奖。”

  林姨的声音从厨房之中响起,回应了刘清若那特意提高嗓音的夸奖。

  “有大事宣布吗?需要聚齐县里高手的大事……会是什么呢……”

  严渊下意识又紧锁起眉头,开始思考这其中的意义了,一旁的刘清若看在眼里,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再度夹起一块肉来,一边享受着佳肴,一边说道:“他是要办大狩猎祭。”

  严渊:“……”

  严渊从来就没觉得刘清若是一个普通人,当然也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县城游侠行会的会长,先不论他那处处神秘的处事态度和从来没有尽全力出过手的实力——光是这夸张诡异的情报能力就让严渊自愧不如了。

  这家伙上到知县的行政措施细节,下至三大家族之间的苟且床笫之事,远知京城、江南的重大事件、宫廷秘事,近知严渊昨日在靡花楼前徘徊多久才落荒而逃——说实话,这份情报能力一直都让严渊怀疑他就是个隐居的天阶强者,不是算无巨细到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儒家巨子,就是个通天知地、能与神佛天地沟通的天师,要不然怎能到了这般全知全能的程度?

  “老实说吧,你是天榜的第几位啊?”严渊面无表情地说道,“是第四位的神算子,还是第十三位的破脸天师啊?”

  “天榜是什么,可以吃吗?”刘清若嬉皮笑脸地装傻,“一定要当的话,当然当那天榜第一咯,反正都是胡诌嘛!”

  “算了……”严渊摇了摇头,“大狩猎祭吗?”

  说不定是个机会?不……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奇怪的细节,要不还是不去了?

  “宴会后天开始,地点在靡花楼哟。”

  “……我去!我特么一定要去!!!”

  ……

  “说好的靡花楼小姐姐呢?!”

  严渊的眼中充满了悲愤,他的话语之中带着人神共愤之怒,他的肢体语言也告诉了所有人他到底有着何等的不甘!

  “知县包场只是借了个地方嘛,靡花楼本身的工作人员今天全都放了一天假,为了安全宴会由知县府的人承办。”刘清若露出了得逞的坏笑,好像他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这幅场景一样,不过闷了一口白酒之后,他便又是随口一句安慰起了心态小崩的严渊,“不过据说还是会请来几位靡花楼的花魁来为宴会助兴的,你别猴急”

  “呀吼!太好啦!”

  严渊就像是个孩子一样地欢呼起来,引得周围一圈人的纷纷侧目,那些视线之中的意思用两个字便可以概括,那就是:“丢!人!”

  在场的都是容县有头有脸的人物,毕竟这场聚会所聚集的不是有人阶中品以上的好手,便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哪一个会像严渊一样因为靡花楼小姐姐而没皮没脸地欢呼啊!大家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村夫,所以他们才对严渊投去分外嫌弃的目光,不过并没有人前去主动呵斥他——毕竟严渊在县里也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这可是单枪匹马杀了一头穷奇的猛人啊!

  所以大人物们选择对这个丢人的小鬼视而不见,转而去讨论王侩的目的去了——要知道,这次宴会甚至连王、李、何这容县三大家族的主事者全都到场了,这颗让人不得不重视这一场宴会,也让人不得不好奇知县大人到底要宣布什么了。

  当然,严渊不管知县大人要宣布什么(因为他已经提前知道了),对他来说,还是靡花楼的小姐姐们比较实在。

  “知县大人到!!!”

  王大人在现场的千呼万唤之中终于出现,但是所有人有些奇怪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位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小姑娘与他并肩,甚至王侩还隐隐地落了她半步,而最终坐到了宴会主座的,竟是那位小姑娘,而王侩则毫无气恼地坐之次座,并且在落座之前,他向着在场的所有人宣布道:“容县的各位,这位……是来自南宁的阮朱小姐!”

  南宁阮家。

  这四个字一下子蹦到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而第二个蹦跶到众人脑海之中的念头,则也很自然地是……

  天榜第二,大梁王朝钦印侯爵,龙屠阮离合!

  “承蒙各位厚爱,小女子阮朱,很高兴见到大家。”阮朱对着在座的所有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但是并没有行礼,然后优雅地坐了下来,才接着说道:“这一次召集各位,是想向大家宣布……我们阮家将在容县举办一次大狩猎祭。”

  “为了屠龙!”

  在这四个词从阮朱大小姐那一张一合的小嘴中爆发出来的瞬间,现场一片哗然,而严渊心脏也猛然漏了一拍。

  南宁阮家,大狩猎祭,屠龙。

  突然而来的大事件啊!

  他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刘清若,想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但是没有,他的侧脸上什么变化都没有,只是带着一缕似笑非笑的笑意。在看到了他那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之后,严渊自然而然也就镇定了下来,他凑了过去轻声问道:“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你猜。”

  “我知道答案了,好吧,那我再问一件事,你知道……”严渊顿了顿,“小姐姐们什么时候上来吗?”

  刘清若:“……”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