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某个吵着要看小姐姐的小鬼对这个宴会的兴趣一直都不大,至少他没什么兴趣去听王侩那又臭又长的什劳子演讲,因为有关大狩猎祭的事宜他在来到这容县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大狩猎祭是一个历史悠久的仪式,在那个妖兽仍然席卷人间之时,为了给那些与妖兽抗衡的战士们聊以慰藉,才创造出来的仪式。到了现代,面对足够分量的猎物时,人类往往依旧会举行这样的仪式。而毫无疑问,“龙”这样的对手足够分量。

  之前严渊唯一的问题便只有大狩猎祭的目标是什么,如今已经解开了迷惑,当然对着宴会提不起任何兴趣了,比起王侩那没有任何激情可言的演说,比起他身边那带着温和假笑的大家小姐,他对靡花楼小姐姐的兴趣更大!

  “哦哦!!!哇!!!小姐姐好好看呀!!!”

  所以在小姐姐们上台之后,他发出这样的声音也就情有可原了。

  ——才怪呢!

  “啧,丢人!”

  严渊这副极其丢人的表现已经让他遭到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鄙视和白眼,就连刚刚一直呆在他身边的刘清若也表情扭曲地抱着酒杯,远离了他,只剩下他一个人待在原地对着那些上台表演的小姐姐们欢呼着,不过就算如此,严渊依旧我行我素地欢呼着:

  “小姐姐跳的真好看!”——这是对一位跳舞的小姐姐喊的。

  “小姐姐唱的真好听!”——这是对一位唱歌的小姐姐喊的。

  “小姐姐你别害羞呀!”——这是对一位扭扭捏捏不肯上台的小姐姐喊的。

  总之,存在感极强。

  也就是因为他这一副存在感极强的表现,让本来能够助兴的靡花楼表演显得颇为尴尬,几乎没有人看她们的表演——严渊那浮夸的模样比她们的表演新奇多了。他也成功吸引到了坐在上座的阮朱的注意力,这位来自南宁的大小姐没怎么关注下面的靡花楼小姐姐们,而是好奇地看了一眼那位大呼小叫的少年,向侧边的王侩轻声询问道:“那是?”

  “那是严渊。”王侩摇了摇头,“几年前来到本县的流浪儿,被当地的游侠行会会长刘清若收养了下来。说是一个流浪儿,但是颇为神秘,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身本事,一年前有一头穷奇在县城闹事,便被他只身一人击杀。阮小姐你说要找好手,我便把他找来了,不过……”

  “只身一人击杀了一头穷奇?穷奇最低也是人阶上品吧?”阮朱挑了挑眉毛,好像是有些惊讶,她之前似乎并没有想到这等县城还有这样的少年英雄,“不过什么?”

  王侩有些犹豫,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将事情和她和盘托出,毕竟李恒之死这么大的事情曝光到南宁侯爵府的话,影响他的仕途,但是这种事情又不可能瞒得下来,所以他最终还是轻声对阮朱说道:“不过他最近牵扯进了一场刺杀案,在那场案子里面他可以说是最大嫌疑犯,那案子是关于李家老爷李恒遇刺的……”

  他原原本本将李恒之死的事件告诉了阮朱,她十分感兴趣地频频点头,然后将视线放在了严渊身上。

  而在这一瞬间,她的视线和严渊的视线忽然重合在了一起,他发现阮朱正在打量自己,停下了自己给小姐姐们打call的举动,对她露出了一个真诚无二的笑容。

  阮朱本来想要回复他同样一个微笑的,然而,在下一瞬间,她却目睹了严渊那张笑脸瞬间扭曲,然后变成了惊恐和骇然地声音,同时她看见了他那“小心啊!”的口型,而和那句话的音波同时到达的,是爆炸!

  “轰!”

  主次两个上座的正上方天花板整个炸开!!!巨大的声响一下子将整个宴会拖入了混乱之中!

  “呀!”“敌袭!”“救命呀!!!”

  一时之间,尖叫声此起彼伏。尤其是正在宴会中央表演的靡花楼小姐姐们,她们尖叫着、毫无理智地乱跑着,让整个会场变得更加的混乱,而与会者们虽说都是当地有名的好手,但是面对这样突然的事件,没有一个来得及反应过来。

  唯一一个反应过来的,便是严渊,他因为与阮朱的眼神交流,目睹天花板因为爆炸而炸裂、迸发开,并且大量的火焰与烟雾出现的全过程,他第一时间便动了!

  严渊的左手握住挂在腰间的刀鞘,右手则按在刀把之上,身子一瞬间加速。他靠近了主座的方向,然后一跃而起,朝着那最先爆炸的顶楼直接起飞!他手中的刀已然出鞘,口中高呼着:“什么人!”然后顶着那爆炸制造出来的火焰与烟雾,一口气冲进了上一楼!

  “轰隆隆!!!”

  爆炸仍在不断共鸣着!这证明着不仅仅是主座的正上方会被爆破,而是他们上一层整个都将被轰炸一遍!在场的名人志士们面对生命的威胁可都顾不上自己的名声了,在爆炸声面前一哄而散,翻窗的翻窗,走门的走门,谁也来不及管王县长和阮贵客的死活。

  宾客们可以不管,但是侍卫们可不能不管!他们从各个方向想要朝着主座这里涌过来,但是因为不断的爆炸让整座靡花楼不断动摇着,谁也难以站稳,更何况王侩和阮朱所在的主座是爆炸最先发生,也是最严重的地方,爆炸引起的烟雾遮蔽了大家的视野,谁也不知道他们两人此时到底是如何!

  在爆炸发生了大约三四秒之后,冲上了上一层的仍然只有严渊一人而已!

  而在下一秒,部分的烟雾被驱散开!侍卫们、包括一些还来不及逃离的宾客和小姐姐们都能够看见,严渊极为狼狈地从那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的上一层被击落下来,然后重重地砸在了他们这一层的墙壁之上,他下落之势重到击碎了他撞击到的那面墙壁,一下子摔出了靡花楼!

  严渊竟是被直接打飞了!

  众人一片骇然!

  容县的人无人不知严渊的能力,他虽然从来不说自己的武功境界,平时看起来也瘦瘦弱弱的,肌肉没多少、穿女装倒是正好,但是他那彪悍的战绩摆在那里——那在众人面前被轻松放倒的穷奇可不是说着玩的!严渊可是有资格冲击荣县第一高手座次的人物啊!

  能把他这样轻松击落的,又是何方神圣?!

  那神圣一下子便露出了她的真面目!

  只见在严渊被击落到楼外之后,一位身着大红长裙的蒙面女子在仍在不断爆炸的背景之中,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从靡花楼的上一层飘然落下!她的腰间挎着一把古朴的长刀,她下落的速度看起来极慢,但实际上却快得难以置信,在众人仍在欣赏着她那出场的美丽时,她已经落地,接着向前一踏,长刀出鞘!

  一道无比璀璨和夺目的刀光追着仍被烟雾所覆盖着的主座挥去!

  快!

  快得难以置信的快刀!

  烟雾被撕裂开!火焰被震慑灭!

  那一刀带着一去无回的气势斩向了那个方向!

  但是最终,这一刀还是被挡住了。

  “滋啦啦——”

  极为刺耳的金属碰撞声响起,随着烟雾被那女子斩碎,众人们一下子看清了挡住这一刀的是谁!

  是阮朱!

  这位来自大梁极南之境南宁的大家小姐第一次露出了她的攻击性,她的手中拿着一柄长剑,从那剑锋看来这断然不会是一把普通的长剑,而它的使用者本身也不是什么普通之人。

  她阮朱可是南宁阮家之女!

  她手臂用力,一下子荡开了那蒙面刺客的刀,表情上还带着莫名的迷茫,轻轻地自言自语道:“姐?”

  但是随后她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同时杀气也一起冒了起来!

  她虽然身为女子,但是在南宁阮家她可是被视为接班人来培养的,阮家以武起家,以功勋得爵位,以天榜第二闻名天下,阮家的女儿那也是这个尚武家庭的一员,她一上手便露出了让人骇然的剑法!一瞬间她和她之间的空间全数被她的剑光所覆盖,但就算这样的剑速,那女刺客仍能跟上,一时之间刀光剑影在靡花楼之中炸开!无论是侍卫还是其他还未离开的宾客,在这一幕面前都看傻了!

  “救……救命啊啊啊!你们这帮子蠢货到底在干些什么!还不快过来救我!!!”

  在这刀光剑影的对决之中,只有躲在阮朱身后的王侩那杀猪一般的惨叫声打扰了这一幕又唯美又肃杀的场景,不过也多亏了他的惨叫,才让众多侍卫们恍然大悟记起自己的职责出来,朝着她们两人围了过去!

  “啧。”

  那蒙面女子似乎是不屑地啧了啧舌头,手上再度用力,长刀连续重击阮朱的长剑,后者的剑虽快,但是力道方面似乎还略逊一筹,这一下子被她逼退了半步。而趁着这半步距离,蒙面刺客一跃而起,朝着已经炸得面目全非的上层而去,阮朱似乎还打算追击,但就在这时,他们所在的楼层居然也开始了爆炸!

  还呆在这里的众人们不约而同地脸色大变,阮朱也只好收起了自己追击的打算,一把提起瘫倒在地上,下身散发着奇怪骚'''味的王侩,将他扔给了一旁的一个侍卫,然后带头跳窗离开!

  “轰隆隆!!!”

  因为不断响起的爆炸声,在靡花楼之外也是乱哄哄一片嘈杂的场景,而在靡花楼因为爆炸而开始坍塌的时候,尖叫声、哀嚎声、骂声更是此起彼伏。和狼狈至极的王侩一起呆在安全位置的阮朱看着那幢大楼,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道:

  “到底是谁?”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