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如果你们想看嘴炮王严渊大闹衙门,舌战群儒,对着那着个什么县官小吏捕头捕快挨个嘲讽一遍,最后靠着一身能对抗地阶的诡异功夫大闹容县知县府,上演一出“不是我针对你们,我指的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的装逼剧情,那你们可能会失望了。

  因为别看严渊这厮在外面嘴炮嘲讽无恶不作,但是呆在衙门里面,这厮怂得和只猫咪似的。

  没办法,早年有阴影啊!

  严渊愁眉苦脸地想着。

  早年还没加入天杀会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天天被官府追杀,而后加入了天杀会,更是和官府的人对着干,继续天天被追杀。他以前可是在京城附近活动的!那里的六扇门成员有多强还需要介绍吗?严渊一想起来就瑟瑟发抖好吗?!以至于到现在他还是条件反射,一进衙门就秉持着从心大法,连音调都不敢加大太多。

  “呔……严渊你这厮贼眉鼠眼地想些什么呢!”崔汐瑶眉头一挑,对着开起小差的严渊便是一声大喝!

  “唔……崔捕头,小民正想着民生问题呢!”严渊瞥了一眼自己的宿敌,他虽然怂虽然乖巧,但对崔汐瑶除外,就算是在衙门里,他揶揄崔汐瑶起来也是毫不犹豫的,“一想到靡花楼倒了,小民就痛心啊!这可是本县的经济命脉和精神支柱啊!它倒了我们容县人还怎么过日子啊!那些无家可归的靡花楼小姐姐们又怎么过日子啊!呜呜呜,一想起这些事情我就难受啊!”

  崔汐瑶被他这副话语说的有些愣神,结结巴巴地说道:“你……我……严渊你这厮就知道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靡花楼,容县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咳,好了,小崔你先停一下。”坐在主座上的王侩挥了挥手。

  “……”崔汐瑶一愣,然后老老实实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站着,“是,知县大人。”

  他接着看向了严渊(乖得像只猫咪),然后轻轻地说道:“严渊,今天叫你过来是因为阮小姐想见你。”

  “嗯。”严渊点点头,然后看向了一旁坐在一张太师椅上的阮朱,“阮小姐有何……”

  “你刚刚那些话挺有趣的,让我想起一个人。”坐在太师椅上的阮朱撩起一只腿,搭起二郎腿来,然后极为不雅地将手肘撑在了自己的膝盖上,将下巴又撑在手上,就这样把身体蜷缩在椅子上坐着,并盯着严渊猛看。

  ——哦,你姐是吧?

  严渊一瞬间便明白了阮朱所说的那位某人是谁,没好气地腹诽几句。

  “前两天还真是谢谢你了。”阮朱轻轻地说道,“多亏了你的提醒,我才来得及在自救的同时救下王侩大人,要不然惨剧可能在第一时间就酿成了。”

  王侩坐在一旁,对着严渊点点头,似乎这点了点头就是对得起严渊的救命之恩了。

  “不用谢,那不过也是本能。”严渊没什么表情地说道。

  ——毕竟总不能让王侩这么容易地死了,县长死了整个容县得乱好久呢,那我的平静的生活岂不是泡汤了?

  “不过,我们把你叫过来主要是因为……”

  “想询问我和那个女人交战的情况?”

  “嗯,没错。”阮朱颔首,“你还真是个聪明人。”

  ——巧了,我也这么觉得。

  严渊翻翻白眼,不过还是顾忌这官方背景,没把吐槽说出口,反而是老老实实地编造起自己与那个“女刺客”的战斗:“上楼、发现敌人、战斗轮、大失败、被打落楼去,被骰子之神秒杀得一气呵成,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阮朱:“???”

  “呃。”严渊顿了顿,然后略显尴尬地重新解释道,“那个女刺客太快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她打落下去了,所以并没有得到太多的信息。”

  “哦,这样吗?”阮朱点点头,她没有怀疑严渊的理由,她没有亲眼见过严渊战斗,也没有亲眼见过严渊的女装,当然也不会把那个女刺客与他相联系起来,不过就算是熟知严渊平日战斗方式的容县众人们,在亲眼见证了那女刺客与阮殷的高速对攻战后,对他起的疑心反倒是减少了很多——毕竟在他们面前的严渊,从没有用出过这种快刀,战斗风格也与那位刺客迥异。

  身具数种不同的战斗方式以备不时之需,这当然也是刺客的自我修养之一了。

  “不过那女人有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严渊一脸严肃,旁人根本看不出来他就是在睁着眼睛胡扯,“她用的胭脂是江南的绯香阁的。”

  “……”阮朱脸色微变,严渊自然是注意到了她脸色的变化,心中暗笑,这当然是阮殷身上常用的胭脂牌子,他与她相处了没多久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个情报用在此处吓唬阮朱自然是再合适不过了,阮朱摇了摇头,忽然失笑问道:“你难道闻一闻就能知道是绯香阁的?你一个大男人,还用胭脂不成……”

  她说着,忽然发现气氛变得有些古怪,周围的大小官吏们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脸色古怪,尤其是这严渊,还一脸微妙地看着她,然后点点头:“我还真用。”

  阮朱:“???”

  阮朱对于严渊这女装大佬的身份并没有实质上的认识,最多也就是从王侩那里听到过一嘴,至今也还没有亲眼见过严渊的女装状态,不过她的接受能力很强,毕竟家里也是出过一个极品姐姐的,从小被那位同父异母的姐姐折腾地够呛,以至于对极品和变态的适应力也抵达了变态的程度。她尴尬地咳嗽两声,然后说道:“好吧,我不该质疑行家的,其实我拜托王侩大人将你唤来,除了想向你询问些关于那位刺客的事情以外,还想向你请求协助我们进行大狩猎祭。”

  “大狩猎祭?”严渊歪歪头,“屠龙的那个?”

  “对……”

  ——为什么总觉得这小子的语气有点不确定啊?什么情况,前几天的集会上开小差到什么都不记得了?

  “听上去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啊!我还没参加过大狩猎祭呢!”严渊眨巴眨巴眼睛,天真无邪地说道:“所以……我不去!”

  阮朱:“???”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