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在修行者的世界里,人阶下品不过只是入门罢了,真正的修炼基础则应该在人阶中品奠定,而只有抵达了人阶上品这个境界,在修行界才能算是足以登堂入室。

  说是如此,但人阶上品与人阶上品之间的差距往往比人阶上品与人阶下品的差距还要大!人阶上品的上下限差距大到恐怖,毕竟人阶入地阶的那道天堑摆在那里,无法越过它的人,只能一边仰望着它一边积蓄力量。

  越过天堑无关实力,只看悟性。这也直接造成了如今人阶上品鱼龙混杂的情况,在这个境界之中有的是各种各样的天才怪物,那人榜有名的前百人物皆是如此,能登上人榜的人物在大众视野之中,那不比初入地阶的人差多少,甚至在实力上有过之而无不及。当然,等到了地阶上品的时候,地阶上天的难度只会更大,这种积累的情况也就更加严重,能够在地榜之上出现的任务就更是怪物——不过与人榜不同的是,没有人觉得地榜之人能杀天阶,地阶与天阶的云泥之别无人不知。

  说了这么多……其实归咎一句话:

  崔汐瑶很强!好强!强的过分!

  这位以双十年华便位居捕头职务的少女身份和刘清若一样神秘,崔姓不在容县三大家族的序列内,也不是旁系或者其他没落的当地家族,却能以如此小的年纪进入衙门甚至直接当上捕头!要知道她前几年当上捕头的时候还不足二十,她比严渊还要小一些,但在严渊来到这县城之前她就是捕头了。严渊特意去查过她的身世,却看不出破绽——父母健在,家中还有一个弟弟,他们全家是十年前因为其父的工作从邻县搬来的。

  然而再去深究却会发现一无所获,什么都查不到。

  整个崔家四口人仿佛从石头蹦出来一般,从邻县搬家的痕迹、官府记录齐全,但却找不到任何一个人证认识他们!

  更何况,除了查不出出处的过去以外,还有一件事情异常得过分,那就是崔汐瑶的实力。

  人榜第五十九名,铁拳捕头崔汐瑶。

  人榜在册!

  普通人家真的能够培养出一个二十不到的人榜新星吗?!要知道,这个榜单可是从不限制年龄的!

  严渊对此从来就没有掩饰过自己的质疑。

  如今看来,这位捕头小姐,怕不也是冲着那龙门来的!

  “哎呀,不管看多少次都不禁感叹啊。”严小米做出了感叹状,轻声对着自己身边的两女感叹道:“我大梁的人民公仆们还真是铁拳无敌啊。”

  “啥?”阮殷下意识问道,接着一道巨大而又突兀的闷声响起,一下子重新吸引了阮大小姐的注意力,她猛然回头,接着便看到了让她也有些目瞪口呆的画面!

  那个她也见过、名为崔汐瑶的可爱捕头一瞬间拉近了自己与那个黑人的距离,相比之下,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宽,崔汐瑶都只有那黑色蛮子身材的一半左右,后者的肌肉看起来异常恐怖,这一副身体也绝不是一副空架子,刚刚那道士的飞剑曾经轻轻划在他的身上,竟是连皮都没破!而崔汐瑶在他的衬托下显得是那么的娇小玲珑,楚楚可怜。

  随后,这个楚楚可怜的捕头小姐闪电般地打出了一拳!

  那一拳重重地砸在那黑人的胸口,巨大的闷声和一点清脆的碎裂声同时响起,那黑人如同钢铁一般结实的身体被一击砸得深陷下去,然后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道击飞二十多米,重重地砸在一面墙壁之上,哼都没哼一声便昏迷过去。

  “哼,不堪一击!”崔汐瑶双手抱胸,哼哼唧唧地嘲讽道,她刚刚被严渊气的不行,这一拳多少是为了给自己出一口气,秒杀了一个蛮子之后,她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来人,把这蛮子给我带回去!”

  阮朱在一旁完完整整看了崔汐瑶从挑衅到暴起秒杀的全过程,此时也颇为震惊于她的实力,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现场看,那爆炸声很明显是那黑人引起,这一下子就让她失去了对这案子的兴趣。

  但就在阮朱提不起劲儿、崔汐瑶松了一口气开始偷懒的时候,从周围的阴影之中,忽然跳出了几个和那黑人大兄弟一样黑的大兄弟来!几个人冲过去扛起了那重伤倒地的黑人,几个人朝着围上来的衙门捕快扔出了几枚小球!

  接着,爆炸和烟雾猛起!

  “烟雾弹?!”崔汐瑶到底不愧是靠着办案杀出名声的人榜新星,她瞬间就反应过来,对方并不是孤身一人的独狼,不是路过的特定修行者,而是有组织有纪律想要搞出事情的组织,有这样的组织来到容县她竟然刚刚才得知消息?!这件事让崔汐瑶有些生气,但是她并没有失去理智,反而第一时间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对着所有捕快大喝一声,“先把那个道士控制住!”

  如果那个黑人有问题,那和他战斗的这个道士有没有问题呢?答案是肯定的!

  她翻身而起,其他的捕快都没有她这样霸道的实力,所以她没有让任何人追击那些黑人,但崔汐瑶她要自己去追!

  而和她一起翻身而起,朝着那些黑人逃离方向追去的,还有阮朱!这位阮家二小姐此时也意识到了事情有问题,当机立断决定和崔汐瑶一起追查到底!这二女一下子追进了黑雾之中,不见了踪影,留下了一地的捕快,和气喘吁吁不停,刚刚才到的王侩王大人,他只有人阶下品最弱的修为,速度当然赶不上那些人阶上品的大佬们,此时赶了个晚场什么都没看到,只能对着留下来的捕快发火:“你们还呆在这里干什么呢?!留下两个保护我,其他的快去追阮小姐和小崔啊!”

  “王大人,崔捕头叫我们控制住那个道士。”一个小捕快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侩挑了挑眉毛,这小捕快倒是挺懂事,他刚刚说完命令就后悔了,想多留两个捕快加强自己身边的守卫,此时正是困了找着枕头了:“那就多留两个!其他的快去!”

  “是!”

  “这胖子还是一如既往地怕死啊。”严渊接着感叹道,“话说,这黑哥哥背后有着海外势力,那么那个道士的呢?难不成真是孤身一人来的?”

  “那道士背后有没有势力不谈,反正不是孤身一人过来的。”阮殷在一旁翻翻白眼,“他的同伙我刚刚打死了一个。”

  “啊?”严渊一愣,看了阮殷一眼,他还真没想过在他来之前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阮家大小姐到底干了些什么,不过如此看来多半不是小事,“那容县至少已经有了一二三四……五股势力在了,妈耶,这水是越来越浑浊了!不行,我得追上去看看究竟。”

  “五股势力?”阮殷一愣,她可真没想到这短短时间里,严渊居然已经找到了容县的五股势力,这个地头蛇找得还真是超值啊!她心中暗喜,然后毫不客气地说道:“那我也去!”

  “也行,呃……”

  “呃……”

  他们两个刚想动身,忽然想起来自己身边这里还有一个少女。严渊忘记也就算了,这龙小白姑娘的存在感实在是有些低,但是阮殷想不起来就有些不应该了——她还是她救下来的呢!严渊和阮殷不约而同地看向了龙小白,而后者忽然被两人锁定了视线,也吓了一大跳,怯生生地问道:“怎……怎么了?”

  ——这货怎么办?带着一起吗?

  ——总不能先安顿好再回来吧?那黄花菜都凉了!

  ——你救回来的,你负责看孩子!

  ——可恶……好吧!我看就我看!

  严渊和阮殷这两个一见面就相见恨晚的挑事界好手眼神交流了几下,飞快地确定好了互相的意思,然后一人牵住了龙小白的一只手,然后带着她绕开王侩和捕快们,朝着黑人消失的方向悄然摸了过去!想要追上崔汐瑶和阮朱的脚步!

  ……

  阮朱觉得自己可能想得简单了些。

  她孤身一人来到这容县,本来便是想借着寻找姐姐的名义行屠龙之事,给他们阮家抢得先机打开局面!本来事情也挺顺利的,那位王侩县长在阮家面前极为配合,这个县城的修行者普遍实力也足够掌握,过几天阮家的供奉前来就能够掌控情况了。她本来是这么想的,但是如今她感觉出了些意外状况。

  这些黑人不用多说,这崔汐瑶的实力却是让她感到了奇怪。容县有个能上人榜的青年才俊她是知道的,她本以为是当地的某个世家大族培养的天才,等真的到了之后才发现,崔汐瑶竟然只是一介平民之家的女儿?

  她和严渊一样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她开始后悔了,她就不应该把那位地阶供奉撇开独自先行前来的!阮朱本来想着如果能够先找到姐姐,还能在家族视线之外和她交流些私密之事,但是此时的状况已经开始让她感到了不安。

  她会有生命威胁吗?

  “你们想带着我的犯人跑到哪里?!给老娘站住!!!”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