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阮朱一路小跑地跑到了严渊的身边,瞪大了眼睛,声音之中还带着一些些颤抖的意思,向严渊问道:“刚……刚刚那是天阶吗?”

  “嗯,多半是。”严渊点了点头,“不知道是天榜之上哪位亲至——总而言之,我们安全了。”

  不像是人榜与地榜仅仅只记载了本位阶之中最强的一批人,天榜是将所有世间已知的天阶强者全数记载在册——虽然如此,天榜的数量依旧远远少于人榜与地榜。人榜之上共百位席位,而地榜则只设了五十位的席位,而天榜至今也不过只有二十三个席位罢了。

  “我们本来也就安全了吧?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那一招气刃鸣音吗?”哪知阮朱翻翻白眼,没好气地问道:“你又是哪来的地阶啊?”

  “我就一小小的人阶,阮朱小姐,你可别捧杀我了。”严渊苦笑,他指了指自己苍白的脸色,“你看我这儿哪像是地阶啊?这天底下哪有引动气刃鸣音就虚了的地阶?”

  “哼,倒也是。”阮朱看起来认同了严渊的说法,或者说她并不在意严渊那故意藏拙的演技,也不在意他到底是真正的地阶修行者,还是一个靠着旁门左道得到超乎自己境界的实力的幸运儿,她露出了笑容——与她之前那些用于伪装的笑容截然不同的笑容——然后一边朝着城门里走,一边问道:“你之前叫我阮家二小姐来着的……你是调查过我了吗……嗯?人呢?”

  走出了快十米之后,阮朱才发现严渊并没有跟着自己一起走上回城的路,她奇怪地回头,便看到严渊还楞楞地呆在原地,阮朱莫名其妙地问道:“你在干什么呢?”

  “我……动不了了……小姐姐,有没有扶我一把的说法……”

  阮朱:“……”

  就这样,某个逞能后虚脱到根本走不动路的刺客小鬼在一位美少女的搀扶之下,慢慢悠悠地走在了回家的路上。

  “刚刚的话题被你打岔打没了。”阮朱黑着一张脸,一边搀扶着严渊一边恶狠狠地问道:“你是调查过我是吧?”

  “对……准确的说我只是去找人问了问你的情报。”严渊并没有否认,这种事情在他看来并有隐瞒的必要性,“在知道你来了的第二天,我就去找专门的途径调查了一下你们阮家的情报,知道你是你们家的二女,知道你上头有一个让人无语的姐姐。”

  “家姐……现在是在你们家吗?”

  “……”严渊一愣。

  阮朱搂着严渊的腰,将脸转向严渊,先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严渊的打扮,笑嘻嘻地看着严渊的侧脸:“你这打扮太像姐姐了,如果不是特意扮演的话,我不觉得会有这种巧合。”

  “这真是巧合啊……”

  严渊感觉自己说不清了——明明阮殷才是模仿犯,为什么到了她们阮家面前,我反倒成了那个模仿阮殷的女装变态了?!

  ——我才没有模仿阮殷呢!可恶!

  “好吧,我们就当做这是巧合吧。”阮朱明显没有相信严渊的话,虽然她说的其实真是事实——阮殷的确在他家,但是这被识破的原因着实是有些让严渊欲哭无泪,“家姐阮殷,因为某些原因先于一步离家出走,根据可靠消息,她的目的地就是这里,所以我跟着也跑了出来——当然,我不是离家出走啦,但是同样因为某些原因,我摆脱了我们家给我配的保镖,一个人先抵达了容县。”

  ——那某些原因我知道啊,不就是为了逃婚吗你们俩!

  严渊翻翻白眼,他当然不会将这吐槽说出口了,而阮朱也不想对他多做解释那原因具体到底是什么,只是继续说道:“我们阮家的目的是一种叫做龙门的自然现象,简单地说,它可以做到如同传说中的‘鲤鱼跳龙门’的事情,任何生命越过它都能化龙——我们明面上是为了屠龙而来的,实际上是为了这扇龙门而来的。”

  “嗯。”严渊点点头,他早就从阮殷那里听说过这件事情,自然是一点惊讶情绪都没有,要

  演出来这种情绪倒是不难,但他懒得演了,“你们要这龙门是要干什么?”

  ——除了人工制造出真龙来铸造屠龙武器以外,还有其他的用途吗?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阮朱忽然严肃起来,“我们阮家要这龙门……是为了救人。”

  “啊?”严渊这回是真的诧异了,阮朱说出的这个回答,真是出乎了他的预料,“救……救人?救什么人?”

  阮朱笑了,她的笑容之中带上了一缕苦涩,那张脸就好像在说着“果然如此,她果然没和你说真相”一般,她顿了顿,然后轻轻地说道:

  “救我姐,阮殷。”

  “啥?我没听错吧?你姐?!”严渊彻底愣住了,“你姐咋了,为什么要靠龙门救?”

  什么鬼?!这个版本怎么和从阮殷那里听过来的完全不同?阮殷有所保留或者有所欺骗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从阮朱这里得到的“真相”……也太过奇幻了点吧?

  为了救阮殷?阮殷怎么了?这家伙不是正呆在自己家里活蹦乱跳着各种作死吗?!那里有需要拯救的要素了?

  “我姐天生根基缺陷,最多也活不过二十岁,也就是说她的生命最多也就一年多的时间了。”阮朱表情黯淡地解释道:“事实上这才是我能当上阮家继承人的原因,论起天才程度,我远远比不上我姐,我们家对什么长幼秩序不怎么看重的,阮殷她就算是庶出也不妨碍她成为家主。”

  “……”严渊没吭声,继承问题的确是个疑点,在这种修行家族里,所谓庶出嫡出并没有多大意义,别的不说,她们俩的父亲龙屠阮离合当年也只是一个庶子而已,如今不也是天榜第二、阮家家主、大梁侯爵?他之前没往这个方向想过,倒是有从大家族的勾心斗角层面恶意揣测过,但没想过真相如此狗血。

  “姐姐这问题是大概五年前发现的,在这五年中我们阮家想尽办法但都无效——而这龙门是我们能找到的最后一根稻草了。”阮朱叹了一口气,“大梁没有比我们阮家更熟悉龙族的人了,我们深知龙族血统之强悍,而且‘鲤鱼跃龙门’这本就是根基的飞升,资质的进化,理论上是足以弥补阮殷那天生的根基缺陷的,这龙门看起来的确是一根很可能起效果的稻草,只要让我姐跃一下龙门,她可能就有救了!”

  “你们阮家这么重视龙门,为什么只有你一人来?就算是加上半路上被你甩掉的那个地阶供奉,也不太够吧?”严渊皱了皱眉头,“你也看到了,这龙门甚至牵扯来了一个天阶神仙!光靠你们俩哪够?”

  “的确不够,不过一开始我并不是来争夺龙门的——我和邓爷爷其实是在追离家出走的姐姐,而真正来夺取龙门的大部队还没抵达。只不过我们追着追着发现姐姐的目的地也是这里,就提前过来了。”阮朱心有余悸地说道,“还好没出事。”

  “你庆幸个啥?这危险不是你自己作出来吗?”严渊斜着眼神瞥了她一眼。

  “你嚣张个啥?你现在能动了?”阮朱以牙还牙地瞥了他一眼。

  “……”严渊瑟瑟发抖,然后生硬地转折道:“不过,大部队来就可以了吗?这可是明摆着有一位天阶的陆地神仙到了啊!”

  “我爸说他会来。”

  严渊不吭声了。

  阮朱她爸是谁?阮离合!

  天榜第二,龙屠阮离合!

  见鬼!现在抢天材地宝也要拼爹了吗?

  “那阮殷也就不用担心了啊!”严渊翻翻白眼,“这天榜第二亲自来抢天材地宝,这只要不是天榜第一过来,就没有任何难度了啊!”

  “不……”阮朱叹了一口气,“但问题是我姐不配合啊。”

  “啊?为什么?不是能救她的命吗?”

  “她不愿意被这么救啊!”阮朱再度偏了偏脑袋,眯起眼睛看向了天上挂着的太阳,“跃龙门代表着她要化龙,但是她不愿意。”

  严渊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龙族是我们阮家的死敌啊……”阮朱摇了摇头,“我们阮家所有的人从小都是受着这样的教育长大的,‘龙是人类的天敌,我们阮家人有义务杀死它们!’这样的道理铭刻在我们所有人的灵魂之中,我们阮家每一代都是龙屠,我爸属于杀得最有名的那个,但是在他之前,我们阮家十多代都是屠龙好手!你要在这样家庭长大的我姐一夜之间变成自己最憎恨的龙族?她受不了!她的想法我是能够理解的,但不这么做,她会死啊……”

  她的声音听起来难过极了,也有点哽咽地说不下去了,严渊听着她的话,也陷入了沉默,他们俩就这样默默地互相搀扶回到了县城中,然后分道扬镳。

  严渊默默地走回了自己的家,他呆在门前顿了顿,然后抬起手,敲了敲门。

  没一会儿,就有人出来开门了,是阮殷。

  “阮殷……”

  “哎呀!是你回来啦呀严渊!”阮殷嬉皮笑脸地举了举手中的锅勺,“是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呢,还是……先……吃……崔汐瑶呢?”

  她说着,一把将藏在自己身后的崔汐瑶拖了出来。

  严渊:“???”

  崔汐瑶:“???”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