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你们知道不,这一期的天榜和地榜都有变化啊,反倒是人榜没什么太大的变化嘛。”

  早早到达早点摊的食客们已经开始讨论起昨天晚上刚刚更新的天地人三榜了。

  大梁人民的生活实际上是单调的,能拿做茶余饭后的谈资的,除了谁家三大姑八大婆又出了什么什么样子的家庭伦理剧以外,大抵也就是天地人三榜和与之相关江湖侠客的故事了。

  “哟,难得啊,天榜这万年不变的东西也变了?”早点摊的老板挑了挑眉毛,一边给新来的客人盛上一碗豆腐脑,一边稀奇地问道,他昨天太忙了,没关注最新一期的三榜排名,“是有新的天阶晋升了?还是有谁实力突破,上了排名?”

  “嘿!这次可是大新闻啊!”那位熟客嘿嘿一笑,“杀欲天魔身陨退榜,错身素女断臂排名倒退,这还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新天阶晋升上榜,一口气杀到了第十一名的位置!”

  “嘶!一步登天啊!”老板震惊了,“是哪位地阶过了天阶?!”

  “这位之前从来没有出现过人榜与地榜,却直接一步登天登上天榜第十一,足以证明她的实力。”这位熟客是当地的百事通,对人榜地榜了如指掌,此时吹起逼来自然是气势斐然,有理有据:“名唤醉仙子严鱼雁!”

  “醉仙子?!是哪门哪派的仙子啊?”没想到这真是从未听过的新人,老板好奇地问道。

  那熟客看老板如此给面子的捧哏,自然是越说越兴奋,吸引了整个早点摊客人们的主意:“据说这些醉仙子不是哪个正牌道门的弟子,是那魔道邪教猎杀教的第一圣女!这第一次出世出手便是直登天榜,厚积薄发恐怖如斯!”

  老板大惊失色:“竟是魔道魔女?!那为何称之仙子?”

  “嗨嗨,老板你有所不知,这醉仙子之名是她自己所取,本来天榜不会理会她的自称,但醉仙子三字竟是被那天榜第一的逸仙先生认证——传说先生称之无愧于‘醉’一字!不愧于‘仙子’二字!”熟客如同说书般地说起来,“有了逸仙先生的认证,谁还敢动这醉仙子的称号?!”

  “可……为何逸仙先生会帮严鱼雁站台呢?”老板一边将豆腐脑和大饼油条递给眼前一双男女,一边问道,只不过话还未完,他的注意力就有些飘忽了——原因无他,全是因为这次来的这两位客人,男性那位潇洒俊朗,而女性那位……虽然感觉有什么不对,但她同样潇洒俊朗,着男装却又不隐藏自己的女性身份,长得颇为好看,老板有些好奇她转回女装后有多美丽,于是多瞥了几眼,才将手中的早点递给了他们。

  那熟客似乎没发现老板的走神,依旧兴致勃勃地说道:“缘是前些日子的一场好战呐!一方是以醉仙子为首的魔道联盟,而另一方则是隐居于山林小镇的逸仙先生,双方不问理由见面便别样眼红,更别说理由充分至极!魔道邪教们气势汹汹,要血祭整个小镇,而正义潇洒的逸仙先生又怎能让他们如愿!一场好戏即将上演,不过在好戏上演之前,我们得说明一下,今天的主角却不是屡屡创造奇迹的逸仙先生,而是这位初出茅庐的女子剑仙!她虽是女子之身,虽是魔道邪教出身,却出淤泥而不染……”

  “嘿!别说这家伙知道的还挺多。”那一男一女中的青年压低声音和自己的女伴说道,“除了细节问题以外,大抵的故事梗概还真没什么问题啊,说的就好像他亲身经历过似的。”

  “你傻啊!当然是天地人三榜背后的官方在传播这种情报咯!”那女子没好气地说道,“崔汐瑶不是被家里人接走了吗?那肯定是六扇门的人,官方知道事件的全过程自然也就不意外了!”

  “要你说,这种事我当然知道!”男人龇牙咧嘴地说道:“不过没想到严鱼雁能到天榜第十一啊!这也太一步登天了吧?”

  “你姐实力可能还差一点,都名气够了。”女子翻翻白眼,“出道就和逸仙先生大干一场的奇女子,形象又不错,来历又传奇,这种武者凭着名气,排名虚高几名也是正常。”

  “总觉得你这是在说严鱼雁靠脸蛋上位啊?”

  “你没感觉错……而且恭喜你,自从知道你有这么一位姐姐之后,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你滚。”

  两个人一边咕噜咕噜地吃着早点,一边压低声音地拌着嘴。那位说书说上瘾了的熟客结束了一段关于严鱼雁的故事后,仍然没有停下嘴的意思,兴致勃勃地说起了其他存在的故事,听他说书的人也越来越多起来,他一拍桌子脆声说道:“诸位客官,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地榜的变化,没错,这一期不仅是万年不变的天榜发生的变动,就连地榜也加入新成员——想必不必我多说你们也能猜的到这些新成员与这次事件的关系了……他们分别是现任地榜第四十三位的诡刀刺客和地榜第九十八位的小龙屠阮殷!”

  那两人一下子止住了自己的拌嘴吵架(打情骂俏)噤声听起了那熟客的话:“话说这二位,也是在这次事件崭露头角的,当然,诸位对于小龙屠阮殷应该很是熟悉了,南宁阮家的长女可谓是恶名鼎鼎,但这次她的纨绔头衔上又多了一个地阶强者的名号!没错,你没听错!阮家阮殷是地阶强者!并不是她又带了一个地阶狗仔大手的意思,而且不仅仅是刚刚晋升地阶的程度——她第一次投身于江湖便跨入了地榜!这几乎只比之那醉仙子略逊一筹了,甚至我们还知道这位阮家大小姐如今还不满双十年华!我大梁又出了一位青年才俊啊!只可惜这位青年才俊的个性品行有些堪忧……”

  “靠!严渊你别拦我我要上去打死他!拼什么说我品行堪忧?!我哪堪忧了?!而且我凭什么只有九十八位?!谁排的座次?!”

  “你冷静你冷静,这地榜也不是这家伙排的呀,你找他麻烦也没用。”男人和他的女伴纠缠在了一起,费劲儿地压制住了她的暴起,并且双眼闪着光芒,兴致勃勃地说道:“别吵别吵,马上就到我了。”

  “再话说那位诡刀刺客,这是一位匿名上榜的地阶强者,但其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从他一口气从无榜无名登上第四十三位就可以知道他有多么恐怖!这位诡刀强大、凌厉、诡异,喜怒无常!谁也不知道他的真实面目,他的身份立场,但是我们可以知道的,就是在这一场大战之中,他选择站在了逸仙先生这一边!在四位天阶的眼皮子低下,诡刀在战场之中两进两出,每一次出手都有收获,一次只手击杀猎杀教长老,一次一刀斩杀与猎杀教同流合污的地阶巅峰鱼人妖王!两次刺杀如同流星般璀璨,一次只出一刀,一刀便斩一位大将,如果没有他的活跃,逸仙先生可能就真的陨落了……”

  “嘿!继续吹,别停,你严哥我很喜欢听……”

  “你滚啊!我靠!凭什么我的排名比你低了五十几位?!我一个人能打十个你吧?而且为什么这说评书的说到我就是什么个性不佳品行不正?我的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引无数少女少妇尽折腰的事迹呢?”

  “你……没觉得这些事迹就是他说你品行不正的原因吗?”

  他们俩当然就是严渊和阮殷,而现在他们所处的已经不是容县或者附近的县城城市了,他们一路往东,旅行的目的地姑且盯在了江南金陵那一块儿,他俩的脚程与精力本来就惊人,也不吝啬,雇了两匹好马日夜兼程几天,已经到了长沙地界。

  两人吵吵闹闹着,并没有参与那边食客们更加热闹的讨论,只是默默地呆在一旁,压低声音借着这个话题闲聊着,但是以他们俩这惊为天人的外貌和与众不同的气质,要想低调一下可真是不容易,这早点摊的老板刚刚便注意到了他们俩,此时偶尔听见几句他俩毫无顾忌的闲聊,脸色已经有些变化了,正趁着生意不忙往严渊和阮殷的位置靠。

  而那说书说上瘾了的熟客可没想到他说书的故事主角们就坐在一旁,不过这逸仙大战魔道众教的故事虽然精彩但也说不了太久,毕竟他并不是专业的说书人,只是个道听胡说的八卦人士而已,能硬上但一点都不持久。此时又聊得兴起,转而开始聊起了自家长沙的八卦传闻:“哎!说起来,我们这儿来了一个远近闻名的采花贼你们知道不?”

  听到这么一句话,严渊直接把脸转过去看向了阮殷,后者面无表情地给了严渊的肚子一个巴掌,把他的视线扇了回去。

  “那厮名叫孙泽林,原本是京畿附近作案的采花大盗,害了京城不少大家小姐,一时之间连六扇门都拿他没办法,不过后来他玩大了,把祸祸了丞相的女儿,害得人家跳楼自杀,引来了六扇门那位亲自追杀,没办法只能南逃下来,最近似乎正好到了我们长沙城!而且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据说连何家都遭殃了!”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