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返璞归真是一种极为难得的实力境界,无论哪个方面到达这一境界都可以称得上臻于化境,都可以称得上大师二字。而返璞归真的具体表现是怎样的呢?以刀法为例,自然是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忘招而刀刀蕴道了。

  之前也说过,严渊是刀法上的天才,自记事以来便开始练刀,十岁便达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这无招胜有招已经用了快十年了。

  所以……所以……

  “所以我记不住自己用了什么招式很正常啊!因为不管什么招式在我手上都一样厉害呀!”严渊恼羞成怒地说道。

  “可是你演示三遍,用了三套截然不同的刀法,谁记得住啊!你这真的是在教人吗?你真的会教育吗?!”江东来气急败坏地说道。

  “我当然会教人!我可是诲人不倦的人民教师哎!我师傅当年就是这么教我的!”

  “诲人不倦?毁人不倦吧!”江东来没好气地吐槽道:“这种变态教法只有你这种变态天才才学的会啊!我就一个普通人!我做不到的啊!!!”

  严渊:“虽然你在夸我,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开心,只觉得一阵头疼是为什么?”

  江东来:“因为你后悔收我做徒弟了吧?”

  严渊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就应该一刀剐了你的。”

  少年瑟瑟发抖,然后发现严渊只是在开玩笑,又跳又浪的江东来便耸了耸肩,然后环视一圈周围,发现了自己想要发现的东西,然后跑过去拎着一根粗重的木棍回来,然后轻轻地说道:“再来一套吧,这一回慢一点,我试着跟着练练,能记住多少是多少……”

  严渊沉默了一会儿,幽然叹了一口气,手中的樱陨归鞘然后扔给了江东来,然后对他说道:“那根木棍给我。”

  “啊?”

  “我教不了你招式难道还不能和你对练了?”严渊没好气地说道,“不许运气!能在我手底下坚持三分钟就算你出师了!”

  “……”

  江东来看着眼前这个来历神秘,脑回路莫名其妙的便宜师傅,怀中抱着他的樱花刀,忽然没那么反感他了。

  嗯……也不知道等他三分钟被严渊打翻十次之后,江东来会不会再度改变他的看法。

  ……

  等严渊一脸神清气爽地回到了客栈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了,他并没有在客栈门口见到离歌讴歌两兄妹,但是他却见到了一个自己没想过能见到的人。他挑了挑眉毛,颇为意外地说道:“你居然起来了?”

  “这太阳都日上三竿了,我还睡啊?”阮殷穿着一身利落的男装,脸上妆容比昨天淡了些,但乍一看还是一个男人,她抱着胸先是没好气地轻声抱怨一句,随后便微笑着说道:“你好你好,我是昨天入住在这里的殷渊。”

  “你好,我是前天入住这里的严渊。”

  “……”

  “……”阮殷翻翻白眼:“你取名字的时候就没想过这种事情吗?”

  严渊没好气地说道:“哪想过这种情况啊?!我哪知道还能在这客栈门口见到你啊!”

  “嘿!在你心中我是有多懒啊?!”阮殷龇牙咧嘴地说道,然后了然地问道:“没有跟踪的?”

  在严渊如此正常地和自己交流之时,她便猜到了这件事情。她的反跟踪、侦查技能远远不如严渊,在这方面,她只能相信严渊的判断。

  “嗯,没有跟踪的。”严渊环顾一圈,然后点了点头,“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吗?”

  “刚起床,能有什么收获?”

  “……你不比我想象的勤奋多少。”

  “谢谢夸奖。”阮殷眉眼风情万种地一挑,随后双眼一转, 对他翻了翻白眼:“这一上午都去哪浪了?”

  “收了个便宜徒弟。”这件事并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严渊嘿嘿一笑,一边示意让阮殷和自己离开,一边开口道:“我发现了那个魔道子弟……”

  他们俩一边走一边轻声地聊着,然后左转来到了一家小饭馆,点了几个那家的招牌好菜,两个人(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个帅哥正在亲密地低声细语)点了一壶小酒,对酌之间,严渊将江东来的事情和自己所作所为给阮殷简单地说了说:“……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的,并不影响我们明天的鸿门宴,我和他说后天再见,如果咱俩明天翻车出事了,那我的便宜徒弟就完犊子哩!”

  “他完犊子管我什么事?”阮殷蹙了蹙眉,“再者我在呢,明天凭什么翻车出事?”

  她的声音无比自信,而严渊比划了两下,随口解释道:“假设一下最坏情况嘛!你又没无敌,万一跳出来一个天阶我们俩铁定翻车嘛!”

  “乌鸦嘴!”阮殷没好气地啐了一口,然后好奇地问道:“你忽然搞什么鬼呢,没事收什么徒弟啊?遇到魔道子弟宰了领赏金不就完事了?你这忽然同情心上头的模样可一点都不像你啊!”

  她的疑惑并不是没有理由的,从本质上来看,阮殷和严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若是换做她处在严渊的情况之下,也能发现江东来的异常,但是她绝不会做什么“收之为徒”的骚操作,而是在试出他的魔功之后果断出手,将他抹杀掉。

  至于有无隐情,这和她有关系吗?她阮殷可不是什么信男善女,也没空管所有人的往事执念,她只管好自己与自己认识的人们即可。阮殷是这样的,她有理由相信严渊也该如此——这个自称刺客的前京城杀人鬼杀过的人可比她多得多了!

  “我知道。”严渊微笑着摇了摇头,“我帮江东来是因为某个个人原因。”

  阮殷一愣,下意识重复道:“个人原因?”

  “对,我从他那里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严渊并没有说下去,而阮殷看着他那怀念而痛苦的神色,也没问,两人之间一时陷入了沉默,只剩下了东一筷子西一筷子的夹菜吃菜和倒酒喝酒。好半天之后,这一份尴尬才被严渊主动开口打破,他看着阮殷,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就不好奇我那便宜徒弟的青梅竹马吗?”

  “啊?”阮殷被他这突然而来的话题问得有些懵,回忆了一下严渊所说的内容:“哦,那个叫秦筱玉的孩子吗?单论从你听到的那些事情看来,我感觉她喜欢的是江东来而非古雅萱,和我应该不是同道中人。”

  严渊面露喜色:“我们俩果然英雄所见略同啊!”

  阮殷撇了撇嘴:“我们俩这得叫美人所见略同。”

  严渊愣了愣神:“我们俩不该帅哥所见略同吗?”

  阮殷嘴角抽搐,憋了半天,硬是编不下去了,恼羞成怒地喊道:“我们俩在这儿对什么对联呢!满嘴顺口溜,你是要赴京赶考啊!你幼不幼稚!”

  阮殷嘴上表现得不屑一顾,但是心里却对自己对不上那顺口溜满心的不甘心。

  ——呵,女人。

  “……是是是,你教训的是,我幼稚。”

  严渊表面上低头称是,但是心里却得意洋洋地欢呼庆幸着自己的胜利。

  ——呵,男人。

  总而言之,人类无论男女,都是大猪蹄子。

  ……

  暂且不提正在勾心斗角的互坑二人组严渊和阮殷。

  视角转到成浩然的家中,成爷此时正异常严肃地呆在客厅那一张檀木大椅上,一脸冷意地看着眼前跪倒了一片的昔日兄弟们,淡淡地说道:“明天我要去谈一笔生意,如果谈成了,我们以后就不必在回去当马匪了,但如果没谈成……你们知道该怎么做吗?”

  “砍了他们!”为首的小弟甲喊道,“居然敢不和我们成爷合作!”

  “愚蠢!”成浩然大声呵斥道,然后那张冷峻的脸上忽然冒出了一缕笑意:“如果没谈成,那我们就接管了对方的生意,懂了吗?”

  “懂……懂了成爷!”小弟们一愣,然后恍然大悟,杀气昂然地齐声说道:“接管了他们的生意!”

  成浩然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对某一个小弟招了招手,“让你查那一对师兄妹的底细,你查得如何了?”

  “成爷!”小弟乙恭恭敬敬地说道:“啥都没查到。”

  成浩然:“……”

  ……

  “那个殷渊和严小米的来历查清楚了吗?”李荣面无表情地问道,而他的手下也和成浩然的小弟乙一样面如难色,恭恭敬敬地说道:“我们只查到了他们现在所居住的客栈,并且能够确定他们出现在潭州的时间……他们至少不是潭州当地人。”

  “……”李荣脸色稍稍有些难看,然后再度吩咐道:“查不到就算了吧,我们的外援他能来吗?”

  “能能!他明天一定能来。”手下频频点头。

  “好!”李荣点头,“还有,天启阁打点过了吗?”

  “老板,打点过了,里面已经换成了我们这里的人。”手下再度点了点头,然后神秘地说道:“迷幻散也已经准备好了。”

  “可以。”李荣满意地笑笑:“准备好黑吃黑就可以开始谈生意了。”

刺客的自我修养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刺客的自我修养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刺客的自我修养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