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西门震霆一脸邪魅的说道,那嘴角勾起了一抹上扬的弧度,身体缓缓下移,然后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修长的手指轻轻的碰触着她滚烫的脸颊,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拉得特别的长。

  “我疯了才会邀请你。”

  说话间,阮青青腾地一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却因为用力过猛,感觉脑袋一阵眩晕,整个人也踉踉跄跄的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身子抵住墙壁才顿住身形。

  “如果不是邀请我,那你就乖乖的上床。”

  西门震霆的声音依然平静,可是因为没有穿任何衣服,那男性象征的每一丝细微的变化都一览无遗的落在了她的视线里,虽然她在心中一直暗骂着自己,可是眼睛就是忍不住偷偷乱瞄。

  “我都说过了绝对不上床的。”

  阮青青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该死的男人到底要她说多少遍才会明白啊,他用他可耻的**来荼毒她的眼睛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用这么卑鄙无耻的要求来荼毒她的心灵,真是太过分了。

  “是吗?”

  看着她,西门震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三步并作两步走的来到她面前,在她蓦地放大的瞳孔里,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平空就这么丢到了床上。

  “呀……”

  发出一道刺耳的尖叫声,阮青青的身体重重的落在了床上。虽然床的柔软承受了她身体大部分的重量,可是着床的那一刻,她仍是觉得骨头都像是要散了似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床的另一侧就陷了下去。

  “你想干嘛?我警告你,不许乱来。”

  她厉声说道,眼睛戒备的看着他,还随手抓过床头柜上的台灯握在了手里,那模样大有他敢扑过来,她就敢砸过去的架势。

  “行了,把那玩意放下吧,如果我真想强了你,你以为一个台灯能阻止得了我吗?”

  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他一把将她手中的台灯夺过来放在了地上,真是不知道该称赞这个女人勇气可嘉啊,还是说她胸大无脑,不管总之一句话,今晚他又重新认识了她一回。

  “你……”

  手里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扑过去夺回来,可是在看到他警告的眼神后,伸出去的手就那样定格在了半空中。

  “躺下,闭上眼睛睡觉。”

  冷眼一扫,他沉声说道,下一刻,就看见阮青青迅速的扯过被子盖在身上,然后像包粽子似的将自己紧紧的裹在了里面。

  “蠢女人,你这样还能喘得过来气吗?”

  他没好气的说道,有时候,他真想撬开这个女人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不用你管”

  闭上眼睛,阮青青瓮声瓮气的说了一句。

  看着那张看似平静的脸上睫毛却是颤抖个不停,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西门震霆开始用力的撕扯起她的被子来。

  “西门震霆,你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今晚我们相安无事最好,要是你敢动我一下的话,我保证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她恨恨的说道,再这样被他逼下去,她真的会杀人的。

  “把你的鬼爪子洗干净,我不想闻到血腥味,还有,把门板也给我擦干净。”

  他恶声恶气的说道,只要一想到那暗红的血迹,他就觉得浑身发冷,然后身上就会起了很多鸡皮疙瘩。

  “你……”

  双手死死的握住被角,阮青青直接无语了。

  “闭嘴,马上去,否则的话,今晚谁都别想睡。”

  眼睛死死的盯住她,西门震霆是打定主意要和她耗了,看看时间已经快要天亮了,他倒要看看最后妥协的那个人会是谁?

  “行,你是大爷。”

  咬牙切齿的说出一句话,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阮青青从温暖舒适的床上爬了出来,一步挪不动三指的走到浴室里洗干净手,然后又拿过抹布一点一点的拭干净了门板上的血渍,全都收拾妥当后,她觉得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

  等她再回到卧室的时候,捂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

  “过来,把手伸出来。”

  一条修长结实的大腿挡住了她的去路,随后西门震霆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你还想干嘛啊?西门震霆,你就一点都不累吗?我们今晚休战吧,好不好?”

  经过一晚上的折腾,她真的是精疲力尽了,现在估计就算让她站着,她都能睡着了。

  “我再说一遍,把手伸出来。”

  西门震霆仍然一脸坚持的说道,在他的旁边摆满了零零散散的瓶瓶罐罐。

  “要杀要剐随便你吧。”

  知道拗不过他,阮青青索性闭上眼睛将手伸到了他的面前,片刻过后,一道冰凉的液体落在了她的手上。

  “呀,你想干嘛?谋杀吗?”

  浑身一激灵,她猛地睁开了眼睛,想要缩回手,却在他的蛮力之下根本无法挣脱。

  “闭上你的嘴,你敢动一下试试看。”

  冷眼一扫,西门震霆厉声说道,抓过她手的动作却是异常的轻柔。

  “你……”

  阮青青还想再说什么,却在他凌厉的目光下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何况她还是一个女子,只要他不再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情来,她就姑且忍着吧。

  拿过蘸过消毒液的棉棒轻轻的擦拭着她的手,那破了皮的地方一沾上消毒水登时钻心的疼,倒吸了一口凉气,手下意识的往回缩,却被他又一次紧紧的握住。

  “我说过了不许动,你没长耳朵吗?要是不处理留疤了,到时候你死的心都有。”

  低着头,他恶声恶气的说道,只是这一次的动作却是明显的放缓了许多,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表情甚是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她一般,可是不管他再怎么小心,破皮的地方在消毒水的滤洗下仍是钻心的疼。

  牙齿紧紧的咬着下唇,阮青青隐忍着,只是每一次的痛楚都让她咬紧牙关,眼睛紧闭,眉头皱成一团。

  终于将所有破皮的地方彻底消毒,看着那红肿的手,西门震霆顺手又拿过一瓶红花油,倒了一点在手掌上,然后轻轻的揉搓起了她的手。

  偌大的房间里突然变得很寂静,他们之间的距离隔得是那样的近,就连鼻息都是交融的,他的手以一种不轻不重的力道缓缓地揉搓着,所过之处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却是异常的舒服。

  站在那里,阮青青傻呆呆的看着他,突然理不清心中的感觉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打一棍子再给颗糖吗?

  此时,灯光照过他的头顶,那垂落下来的发丝散落在额际,在那双邪魅的眸子前留下了一道剪影。

  她傻愣的眯着他,头一回发觉他确实是长得相当好看的,尤其是那双眸子,当泛着温暖的笑意时显得格外的惑人,想到这里,她的心又猛地漏跳了半拍。

  她立即回过神来,不自然的摇了摇头,正思考着该怎么应付眼前的状况时,他猛地抬起了头。

  “怎么了?看我都看呆了,是不是发现我也长得很帅吗?”

  抛给她一记媚眼,西门震霆低低的笑了,似乎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轰动效果。

  “少自恋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她连忙心虚的低下了头,手依然被他紧紧的握在手中,不可否认,他的动作确实减轻了她的痛楚,从这点来讲,她是真的该好好地感谢他的。

  “不用,马上就好了。”

  在她的手背上涂抹上最后一层红花油,简单的按摩至吸收后,他从药箱里扯出了药用纱布,在她瞠目结舌的目光中,将她的两只手都包的跟个粽子似的,最后还一脸得意的打了个蝴蝶结。

  “行了,大功告成,你睡觉吧。”

  漆黑的眸子里满满的全是笑意,像是看到自己最杰出的作品一般,西门震霆很有成就感的说道,还没等她回答,他就起身利落的将床上的东西一股脑的划拉进药箱里,随后走进浴室里洗起手来。

  无声的吞了一口唾沫,阮青青仍是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她也不想深究了,一个晚上的大起大落足以让她身心疲惫。这次没等他说,她就自动自发的爬上了床,还是像刚才一样将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随后心安的闭上了眼睛。

  等到西门震霆洗完手从浴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沉沉的睡着了。

  站在那里,他屏气凝神的看着她,唯恐一声异响就惊醒了她一般。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渐渐地,那双黑眸变得迷离起来,如果按照他之前的想法,现在他应该一把扯住她的领子将她从床上拽起来,直到逼她就范为止。可是看着那张恬静的睡颜,他突然不忍心了。

  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他慢慢地在床上躺了下来,隔着那层被子将她用力的搂进了怀里。

  闻着那诱人的馨香,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不知不觉间,竟也有了睡意。

  夜终于过去了,当又一天的太阳在东方冉冉升起,阮青青睁开了酸涩不已的眼睛,深吸一口气,只觉得喉咙处干涩异常,甚至有一种火烧火燎的感觉。

  微微的侧过身,她无意识的嗯哼了一声,紧锁眉头,她的手下意识的往旁边摸索着,本想看看几点的,却不料想竟然摸到了一个暖暖的东西。

  心头一惊,她蓦地瞪大了眼睛,所有的瞌睡虫全都被赶跑了,昨晚的一切如潮水般涌来,这一刻,她突然连转身的勇气都没有了。

  “再睡一会,时间还早呢。”

  下一刻,她的身躯再次被勾进了一具温暖的怀抱里,后背贴着那光裸的上身,她甚至都能清楚的感受到他平稳的心跳声。

  “那个……我……”

  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怎么了?我可警告你,男人是最容易在清晨**的,你最好乖乖的听话,否则我真的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

  初醒后的嗓音有着一丝慵懒的味道,健壮的手臂横搭在她的腰际看起来占有欲十足,那下巴还不停的在她的脖颈处拱来拱去,似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似的。

  听到他的话,果不其然,阮青青一动都不敢动了,浑身僵硬的如同一条死鱼一样靠在了他的怀里。还好,她昨天晚上套在身上的衣服还完好无损的穿着,至少避免了裸裎相对时的尴尬。

  “这样才乖,就会女人温顺一点才会讨男人的喜欢的。”

  小声的嘟哝了这么一句,在那股馨香的包围中,西门震霆又一次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身子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阮青青却是再无睡意,瞪大眼睛看着那淡蓝色的天花板,曾经他说,淡淡的蓝色可以让人心情平静,可为什么此刻她仍然是心乱如麻?

  “喂,放松一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抱着一块石头呢。”

  她的意识还在神游,这边便已经有人又不乐意了。毕竟人家要的是软玉温香在怀,可不是抱着一具直挺挺的木乃伊。

  没有回答,阮青青只是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放开我,我公司今天还有会议要开。”

  “你不是已经把公司交给阮思思了吗?放心吧,她不会把公司玩垮的。”

  西门震霆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他也是长日无聊,总要找个伴才好啊,而她是最合适的人选,不是吗?

  “这是两回事,你折磨我折磨的也可以了吧,西门震霆,你要是还这么执迷不悟的话,我真的会告你绑架,你知不知道?”

  她沉声说道,每每遇上他,她总是有一种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的感觉。

  “报警吗?好啊,这里有电话,对了,要不要我告诉你电话号码?”

  说这话的时候,西门震霆还殷勤的将手机递到了她的面前,那神情那叫一个嚣张,似乎打定了主意她不敢似的。

  “你……”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阮青青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在他的目光注视下摁下了110,然后直接拨通……

  “警察,我被绑架了。”

  电话甫一接通,她便大声说道,似乎没料到她竟然敢真的拨出去,在短暂的呆愣过后,西门震霆将手机夺了回来,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英挺的剑眉又一次紧紧的攒成一团。

  “该死的,你不和我对着干会怎么样啊?会死吗?”

  西门震霆咬牙切齿的说道,天知道日日面对这样的女人,他真的会少活十年也说不定。

  “不会死,只是会心里不舒服,西门震霆,你的身边根本不缺女人,放了我你会找到更好的,不是吗?她们也不会惹你生气,还对你千依百顺的,你又何必非要和我纠缠在一起?”

  阮青青尽量放平声音说道,他们在一起只是无休止的反抗和征服,久而久之,人也就变得疲倦了。就算有再多的激情也在这样日如一日的折磨中消耗殆尽。

  “我的身边根本就没什么女人,这五年来,我……”

  西门震霆急急的说道,说到这里,却突然顿住了,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你这么着急的拒绝我是不是因为我身边的女人太多?如果你觉得她们让你很不舒服的话,我可以把她们统统赶走。”百镀一下“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情深缘浅:男神老公,求放过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