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这句话立刻教慕容啸俊目瞪口呆,进而面红耳赤。

  “是一个吻?还是一场篮球比赛?你自己选择!”颜筱柔突然凑近慕容啸俊身边,俯在他耳边,低声笑道。

  慕容啸俊手足无措地看着身前的颜筱柔,如果中间没有篮球隔着的话,她的身体几乎要贴到自己身上了。

  “怎么不说话?”颜筱柔不耐烦道。

  “我……”慕容啸俊两颊通红,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怎么?两个都不选吗?那我走了!”颜筱柔作势便要离开。

  “别走!”情急之中,慕容啸俊一把抓住颜筱柔的衣袖,或许是因为紧张,或许是因为焦急,只听得“撕拉”一声,颜筱柔T恤的袖子连同衣领,被撕掉了一大截,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顿时暴露在空气里。

  颜筱柔、慕容啸俊同时一怔,谁也没有料到眼下这局面。而高台上的曹忆何亦是大吃一惊,手中的那本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慕容啸俊手足无措地看着颜筱柔,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正想道歉,然而,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颜筱柔胸前那一个奇怪痕迹吸引了过去。只见那痕迹形状规则,似胎记又不像胎记,仿佛一处剑伤,又仿佛一个烙印。

  “看什么看?臭小子!”颜思觉察到了慕容啸俊的视线,红着脸,白了慕容啸俊一眼,转过身去。

  只听得慕容啸俊讷讷道,“一模一样……竟然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

  颜筱柔用手挡着自己**的身体,没好气道,“臭小子,你在说什么?什么一模一样?”

  慕容啸俊也不解释,突然毫无预警地伸手脱去自己的T恤。此刻,他已经光着上身了。

  “喂,你……你干什么?”颜筱柔不可思议地瞪着他,随即别过脸去,双颊一片酡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人影从高台上俯冲下来,径直跑到颜筱柔身边。

  颜筱柔和慕容啸俊几乎异口同声喊出来。

  “是你?”

  “忆何?”

  在慕容啸俊和颜筱柔诧异的目光中,曹忆何一把脱下身上的白衬衣,披在颜筱柔身上,此刻,他身上仅着一件纯白的背心,英挺的身躯一览无颜。

  “啸俊,你这是做什么?”曹忆何眉头微蹙,不解地看向慕容啸俊。

  “我……”慕容啸俊嘴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半响说不出话来。

  慕容啸俊吞吞吐吐的模样看在颜筱柔眼里,终于让她那颗既敏感又自尊的心撕裂了。

  她拳头捏的“咯咯”响,压抑着怒气,道,“因为知道我来自怎样的家庭,所以觉得我这样的人好欺负吗?所以觉得我和别的下贱的女人一模一样吗?所以可以用手肆无忌惮指着我的胸部吗?”

  颜筱柔胸口剧烈起伏着,狠狠瞪了慕容啸俊一眼,转身便要离去,却被曹忆何一把抓住手腕。

  “我相信啸俊不是这样的人,这一定是个误会!”曹忆何直直地看着颜筱柔的眼睛,坚定道,“能不能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

  颜筱柔冷冷地看着曹忆何,最终一把甩开他的手,连同披在自己身上的白衬衣狠狠摔回他身上,怒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每次都自以为是地出现在我面前,你是跟踪狂吗?我不管你是谁,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收起你自以为是的好意……你的那些好意,我一点都不在乎,也不会有所感激……”

  随即她看向慕容啸俊,不屑道,“慕容啸俊,你这个懦弱的家伙,只会在女人面前逞英雄吗?对不起,就算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没有感觉,对一个软弱的肩膀,对一个软弱的意志,对一个软弱的胸膛,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如果你还有一点自知之明的话,如果你还有一点尊严的话,穿上你该死的衣服,离我远一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记住,我是颜筱柔,跟那些女人不一样,跟你口中那些一模一样的女人不一样……”

  说完这些话,颜筱柔头也不回地走过篮球场。

  “颜筱柔”慕容啸俊在身后大喊。

  然而,颜筱柔脚步未停,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径直往大门口走去。

  初夏的风拂过她俏丽的短发,连同她眼角的一滴泪,悄然飞扬在空气中。

  慕容啸俊呆呆地看着颜筱柔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啸俊,你为什么这样做?”曹忆何不解道。

  “我只是想让她看到而已……”慕容啸俊失神地喃喃道。

  “什么?”

  这句话顿时让曹忆何皱起了眉。

  “我想告诉她,我身上也有一个同样的印记……我想告诉她,这是不是就叫天意,是不是慕容啸俊和颜筱柔之间的缘分……几乎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形状……似胎记又不像胎记,似烙印又不像烙印……我只是急着想让她看到而已……”慕容啸俊黯然地垂下头,再也说不出话来。

  当曹忆何把目光落在慕容啸俊左胸之上半指的位置时,他怔住了,身体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失声惊呼道,“怎么会这样?”

  说完这句话,他下意识地把掌心按在自己右边的胸口上,低声呢喃道,“一模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颜筱柔看着被撕坏的T恤,又想起慕容啸俊冒犯自己的举动,心头一阵恼火。如果自己这个样子被何雅玲看到的话,不知道又该怎样生气。

  她不敢回家,也不敢在街头闲逛,一整个下午连同一整个晚上,她一直缩在小巷的角落里。

  眼下天已经黑透了,颜筱柔像一只土拨鼠,悄悄从黑暗里钻出来,低着头,沿着街道匆匆走着。

  经过一家打烊的服装店跟前时,她站住了,怔怔地看着橱窗里穿在模特身上的华丽礼服。那是一件白色的晚礼服,柔滑的面料在灯光下闪着炫目的光芒;漂亮的抹胸设计,简洁大方;细节处点缀着珍珠,更显的高贵典雅。

  颜筱柔看的有些痴了,竟然足足看了十分钟,最后,她收回了视线,将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的破T恤上这件洗的发白的T恤是十二岁那年买的,一直穿到现在,纯棉的布料因为洗的次数太多,已经变得很薄,所以才会被慕容啸俊一扯就扯裂。

  颜筱柔又痴痴地看着了半响,一咬牙,突然弯腰捡起路边一块板砖,猛地朝橱窗砸去。

  只听得“哗啦啦”几声,玻璃被砸成了大大小小的碎片,警报器尖锐的蜂鸣声响彻夜空。

  颜筱柔以最快的速度脱下身上的破T恤,狠狠扔在地上,随即扯下模特身上的华丽礼服,套在自己身上。

  昏暗的灯光下,只见玻璃中出现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美丽少女,稍嫌凌乱的短发,熠熠生辉的眼眸,玲珑有致的身躯。

  “真的……真的是我吗?”颜筱柔突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裁剪得体的白色礼服将她美好的身姿衬托的一览无颜,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材原来这么妖娆。

  “喂,你干什么?”一个巡警显然听到了警报器的蜂鸣声赶来,远远就用警棍指着颜筱柔叫道。

  颜筱柔终于回过神来,转身便跑,谁知礼服下摆过长,她才跑出两步便“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祸不单行,这一摔,不禁扭伤了脚踝,那晚被铁钉扎到的伤口也开始流血。

  眼看着巡警就要追到她身边,颜筱柔又惊又急,挣扎着爬起身,一瘸一拐往前跑去。

  突然,一双修长有力的手紧紧握住了她的小手,拉着她一起往前跑去。

  颜筱柔一抬头,等看清来人时,不由惊愕道,“怎么又是你?”

  来人正是曹忆何,他刚和朋友吃了晚饭,因为喝多了酒便没有开车。反正饭店离自己所住的酒店也不远,他便选择了步行。谁知道路过此处时,正好看到颜筱柔被裙摆绊倒在地、身后又有巡警挥舞着警棍追赶的这一幕。

  “跟我来!”曹忆何拉起颜筱柔的手往前跑去。

  两人身后不断传来巡警的叫嚣,“给我站住……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颜筱柔的小手被曹忆何紧紧握在掌心,此刻,她也顾不得脚上的疼痛,只得随着曹忆何一起拔足狂奔。

  于是,烽火城的大街上,一个身穿白色衬衣的英俊男子拉着一个身穿白色礼服的俏丽少女,头也不回地奔跑着。夜风吹起少女白色的裙摆,那一刻,她仿佛化身为一只翩翩飞舞于黑暗中的白色蝴蝶,美丽、妖冶又奔放……

  曹忆何拉着颜筱柔拐进路边的一条小巷,两人躲进阴影中,连大气也不敢出。

  不一会儿便听见巡警气喘吁吁地跑了过去,一边跑,一边骂,“臭丫头,混小子,要是被我抓到,一定狠狠修理你们。”

  过了半刻,再也听不到巡警的声音,颜筱柔这才长长地出了口气,想伸手擦汗,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依然被曹忆何紧紧握在掌心。不仅如此,眼下,她后背靠着墙,身体几乎与身前的男人紧紧贴在了一起,甚至能感觉到他胸口的筱筱起伏。

  而曹忆何也极其自然地将颜筱柔拥在怀里,宽阔的胸膛压在她身上。

  颜筱柔只觉得一阵炽热的鼻息喷在自己的脸颊和脖颈上,隐隐有一种酥麻的感觉。几缕淡淡的清香从曹忆何身上传来,让她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这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她有些窘迫,脸颊一片酡红。

  “那个……能不能放开我……”

  “哦!”曹忆何一愣,感觉到了两人之间过于亲密的接触,连忙松开了手,倒退一步。

  “抱歉!”曹忆何低声道,所指的意思却再明白不过。

  听了他的抱歉两字,颜筱柔的双颊更红了,一言不发地别过脸去。

  两人依然面对面站着,中间仅隔着一步远的距离。

  “颜筱柔?”曹忆何似询问又似在轻唤。

  “恩?”颜筱柔怔了怔。

  “我姓曹,名忆何!”曹忆何简洁道。

  “曹忆何”颜筱柔在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

  又听得曹忆何诧异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什么?”颜筱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却见曹忆何的目光落在自己的白色礼服上,颜筱柔这才明白他所指的正是自己砸橱窗、盗礼服一事。

  “难道不好看吗?”颜筱柔邪起嘴角看着曹忆何。

  曹忆何听着这句答非所问的话,也不戳穿,兀自点点头道,“很适合你!”

  这句话并不是恭维,而是发自内心的赞美,裁剪得体的白色礼服将颜筱柔玲珑的身材完美地展现在眼前,这样的颜筱柔浑身透着致命的诱惑。

  颜筱柔瞪了曹忆何一眼,嗤笑道,“现在知道我是怎么样的人了吧……哪个正经的女孩子会像我这样?砸橱窗,偷礼服,三更半夜跟着一个陌生男人在大街上逃命……这种事情也只有我这种的人才能做出来……”

  听了颜筱柔的话,曹忆何不以为然地笑道,“那你也知道我是怎样的人了!总是自以为是地将好意强加给你,明知道你嗤之以鼻,明知道你不会有所感激,可是偏偏还是这样做了……有哪一个正经的男人会像我这样?帮着一个砸橱窗、偷礼服的女生逃避警察的追捕,如此看来,我是共犯了!”

  瞧着曹忆何一本正经的样子,颜筱柔反倒不好意思起来,脸色酡红,口中却依然强硬道,“你知道就好,我是不会感激你的!所以,以后看到我,最好离我远一点,小心再次成为共犯!”

  昏黄的灯光下,颜筱柔酡红的双颊泛着冷艳的光彩,眼中闪耀着似嗔非嗔、似怒非怒的眸华,筱筱噘起的红唇轻启,似乎又要说出什么反驳的话语。

  曹忆何看的有些痴了,一时间竟忘记了挪开目光。

  “喂,我说的话,你听到了吧!我说离我远一点!”颜筱柔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往巷子外走去。

  曹忆何这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一把拉住她的手腕,这一个动作又快又急,颜筱柔猝不及防,整个人竟然顺势朝他怀里倒去。

  四瓣相接,心生生地漏跳了一拍。

  四周很静,仿佛能感觉到轻岚从远山飘开,水蜘蛛在静水上徘徊。

  颜筱柔只觉得压在自己胸前的那个结实的胸膛没来由地滚烫起来,一股男人的气息那么近地落在她的脸上,顿觉脸颊一阵酥麻。

  她于万分惊愕中抬头,却直直地迎上一双深邃的眼睛。

  那眼,波光流转,似两汪深不可测的幽潭,颜筱柔只觉的自己的冷静、思考、灵魂,在那一瞬间仿佛通通被吸进了潭底。而曹忆何亦是怔怔地看着他,环在她腰上的手舍不得放开,英俊的脸上写着千变万化的思绪。

  夜风,如调皮的少年郎,拂过两人的衣角,白色的裙摆随风起舞,仿佛一朵绽放于黑夜中的白莲。百镀一下“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