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书居 >夫人使不得 > 楚京篇 第四百二十三章:辞别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加入收藏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季望舒的出现他始料未及,忽又想起之前托顾如许转交的步摇,不由得有些紧张。

  后头的将士们倒是乐得看热闹,毕竟除了小郡主,来军营找世子的女人这还是头一回。看世子那紧张的样子,走路都要顺拐了。

  “你怎么来了?”他匆匆跑过去。

  季望舒摇了摇手中的酒坛子:“来恭贺新晋的武状元行吗?”

  她说得漫不经心,岳将影倒是被身后那些起哄的将士闹得耳根都要红了,赶紧拉着她去一边说话。

  “枪法使得不错。”她顺手给他递了一坛酒,“这还是我头一回见你用枪。”

  岳将影接过酒,尴尬地笑了笑:“平日里不便带着长刃出门,刀方便些。”

  “待你上了战场,应当就用上了。”

  他一怔:“你听说了?”

  “楚京城都传开了,我如何会不晓得?”她笑道,顺势坐在了台阶上,“你这一去,要数月才能回了吧?”

  她拿出了那只锦盒:“饯别礼应当是我送你才是,这支步摇你可以送给别的姑娘。”

  闻言,岳将影僵了僵:“步摇你收着,本就是要给你的,再转送给别的姑娘像什么话,我没有别的意思,你若是真不想要,丢了还是当了,便随你处置,我不会过问。”

  季望舒叹了口气,只好暂且将其放在一旁:“别站着了,不累吗?”

  她往旁边挪了挪,给他腾了点地儿。

  二人坐下来,难得这么心平气和地喝酒说话。

  “我明早便会启程,回青州一趟,我师父的墓还在琼山,我想将他的尸骨迁回萱谷供奉。等我回来,你大概已经随军离京了。”她忽然道,“我今日,也算是来同你道别的。”

  他顿了顿:“你要离开楚京了?”

  她点点头:“大仇已报,教主和公子他们也都平安无事,我哥身边今后也会有个小郡主,我没什么可牵挂的了,我一直想回萱谷,远离纷争,或许终有一日,我会知道我想要的。”

  “等我凯旋,岂不是后会无期了?”说的是愿意等,但听说她要退隐萱谷,他到底还是有些难过的,“你心里的人,一直是孟谷主吧,我还真有些嫉妒他,能让你这般念念不忘。若是我哪一日战死沙场,你可会记得我?”

  季望舒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出征之前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沙场之中本就生死无常,若是真有那么一日,我回不来了,你能不能多记着我两年再忘?”他笑着说。

  这话听得季望舒心里一咯噔:“休要胡说,喝酒。”

  她举起酒坛,同他碰了一下。

  这酒烈得很,饶是岳将影灌了几口之后,也有些微醺。

  “我还是会等你的。”他沉默了良久,忽然道。

  季望舒无奈地笑了笑:“你这人,死心眼儿……”

  她放下酒坛,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边掠过的白鹭。

  这人啊,一碰酒,便容易多愁善感,她心里压抑了多年的感情此刻就像顺流而下的江水,滔滔不绝地涌了出来。

  这时再喝,便很容易醉了。

  “遇到他那年,我刚刚死里逃生,萱谷本就是个修身养性的安逸之地,他就在那,耐心地让我渐渐忘了恐惧和噩梦。我一闭上眼就能看到萱谷的景色,看到漫山遍野的芒草在风中摇晃,看到他还在那,等我回去……

  教主说,他希望我好好地活着,可我也不知道如何才算好好地活着。他死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也跟着死了一次,无论如何喝酒,脑子却还是清醒的……

  教主还说,你会是个良人,我日子还长,要多为今后想想。岳将影,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傻呢,我觉得我一点都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也不值得你等……”

  岳将影喝得比她少些,看着她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样子,不由得心头一疼。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地将她的头揽到自己肩上靠着。

  “我也希望你好好的,等我得胜归来,便去萱谷寻你。”

  季望舒笑出了声:“你可是世子,如何能抛下弘威将军府……”

  “总会有法子的。”他固执地坚持着。

  我会护着大周,也护着你,无论在哪,都是如此。

  肩上的人不知何时醉得睡着了,眼看天色将晚,他便向营中知会了一声,带着她回城去了。

  他抱着酩酊大醉的季望舒回到林府时,林煦已然回府,见状,便从他手中接过了人。

  她发上戴着那支比翼步摇,是他亲手为她戴上的。

  “明日大军便要开拔了,我也许数月才能回来,照顾好她。”岳将影也不知该如何说,叮嘱了几句。

  林煦点了点头,抱着季望舒进去了。

  岳将影在门前站了一会儿,叹了口气,上马离开。

  ……

  翌日。

  向顾如许等人告别后,季望舒便带了几个暗阁弟子赶在城门一开便启程离京,出城时,倒是春光明媚的好天色,她想今日午后,岳家军也该开拔了。

  她带着数名暗阁弟子沿着官道快马朝青州赶去。

  行了几个时辰的路,已到曲州境内,本想继续赶路,却在城郊树林里发现了不寻常的动静,下马过去探了探情况,竟发现了一直行踪不明的宁青执和她的亲信,乍一眼看去,应当有数十人。

  她示意暗阁弟子按兵不动,悄悄绕到其后。

  宁青执正与亲信商量今日回到楚京,在祭天大典上刺杀宛陶郡主与太子,无论能杀了他们中的哪一人,都算是为太后和陛下报了仇,他们都是司菀所养的死士,能为此而死,才是他们所求的宿命。

  宁青执这算是孤注一掷了。

  季望舒暗暗吃惊,算起来今日的确是太子殿下的登基之日,再过几个时辰,便是天钦府算出的吉时,届时太子与百官将离开皇宫,同往青云台祭天,教主也会同往。

  眼下除了她,无人晓得宁青执的意图,若是在祭天之时刺杀新君,后果不堪设想。

  她立刻退了回来,却不慎踩中林间枯枝。

  一声微响,宁青执顿时警觉起来:“什么人!”

  死士们也随之拔出腰间佩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逼近。

  宁青执暗道不好,然眼下便是要走,也来不及了。

  她定了定神,打开了夺魂的机关,霎时,七根弦刃从草木之间迸射而出!

  尽快有宁青执在,还是在猝然间陨了两名死士。

  反之,季望舒他们也暴露在了与羽林卫面前。

  她今日回青州,身边只带了两个暗阁弟子,眼下显然寡不敌众,便是盖世的武功,双拳也难敌四手。

  宁青执认出了她,自然不会轻易罢休,二话不说便让死士下杀手。

  死士出手狠辣,季望舒须得对付宁青执,难免有顾及不到身后之时,不消片刻,便有一弟子死于长刀之下,另一人也负了伤。

  凭她的武功,要逃倒也不难,但若是放宁青执回到楚京,教主和太子那边可怎么办?

  琼山寨的惨祸还历历在目,她断然不能重蹈覆辙。

  她瞥了眼不远处的马匹,默默退到负了伤了暗阁弟子身边,低声道:“你立刻回京禀报教主和太子,早做防备。”

  “阁主,您怎么办?”暗阁弟子看着渐渐围上来的死士,不由替她捏把冷汗。

  “我留在这拦住他们,若是我拦不住……便只能靠城中禁卫军死守城门了。眼下朝局初定,教主和太子绝不能有什么三长两短,你速速回去!”说罢,她手中的夺魂便在顷刻间挥了出去,为他杀出一条血路,一掌将他丢到官道上。

  暗阁弟子咬咬牙,翻身上马往回楚京城赶去!

  死士欲追,却再度被夺魂弦拦了下来。

  季望舒挡在他们的去路上,谁敢上前一步,非死即伤。

  宁青执咬牙切齿地盯着她:“就凭你一人,也想阻拦我等回京,自不量力!”

  季望舒冷冷地看了一眼,袖下的手渐渐收紧成拳:“琼山寨的账正愁上哪儿同你清算,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阮方霆已死,长生殿也被卫岑剿了,她非杀不可的人,便只剩下宁青执。

  孟思凉的仇,今日不报,她何以甘心!

  宁青执目露杀意:“你我都是各为其主,奉命办事,要寻仇,还需各凭本事。我非江湖中人,也无需讲什么江湖道义,今日你敢租我去路,我便留不得你!上,杀了她!”

  她一声令下,死士便蜂拥而上,招招狠辣,直逼要害。

  仅凭这些人,并非她的对手,但麻烦的是宁青执。

  宁青执乃司菀心腹,一介女流能手握羽林卫数年无人撼动,凭的可不仅仅是背后有人撑腰,三年前楚京的武状元乃是一个二八年华的女子,此事在楚京城也颇为轰动。

  她的武功,绝非浪得虚名。

  交手数个回合,季望舒便晓得,宁青执的武功只怕在她之上。

  拖得越久,于她而言越是不利。

  但今日,她为的,不仅是当日之仇,更为了万般不易才走到今日的他们。

  教主曾说,要让大周再现盛世,要让他们看到河清海晏,山川锦绣,她不能让宁青执有机会毁了这得之不易的一切……

  换做师父,也不会容许。

  当日在琼山寨,师父誓死护住了太子殿下,恐怕也似这般心境吧。

  不知纠缠了多久,夺魂弦刺穿最后一个死士的胸膛之时,她亦是精疲力竭,无暇去数自己究竟受了多少伤,只看到满身的血迹,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这些死士的。

  混乱中,宁青执中了她几招,夺魂弦浸了毒,即便不能立刻要她的命,也能使她内力溃散,难以聚气。

  如此一来,至少能将阻拦她前往楚京。

  这个时辰,青云台那边应当正为太子加冠吧,今日……也是殿下的生辰啊。

  宁青执察觉到自己中毒,内力涣散,看着四周的尸体,不由得怒上心头:“交出解药!”

  季望舒冷笑一声,拭去了唇角的血:“此毒名为绕指柔,乃我师父临终留下的最后一种毒,可惜,他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配出解药。无解之毒,用在你身上,倒是很好……咳咳!……”

  她吐了一口浊血,强撑着站起来,再度举起了夺魂。

  “宁青执,我要你给他偿命!”

  ……

  此时,正马不停蹄地赶回楚京的暗阁弟子,因浑身是血且无令牌,被拦在了楚京城下,城下守卫虽见他万分紧急,但眼下青云台那边正为太子加冠授礼,最是不得疏忽,一时间也颇为犹豫。

  正当暗阁弟子思量着是否要同这些守卫动手,冲入城中之际,却见前来取令旗的岳将影路过城下。

  岳将影瞧见他腰间挂着红影教的令牌,皱了皱眉,迟疑片刻还是上前打听了一番。

  这暗阁弟子认出了他,忙上前道:“岳世子,我等随阁主折返青州,在曲州城郊发现钦犯宁青执欲集结死士回京刺杀太子殿下和教主,还请世子行个方便!”

  闻言,岳将影吃了一惊。

  “你们阁主人呢?”

  “还在曲州拖延宁青执和那些死士,我等寡不敌众,须得立刻禀报教主!”

  岳将影心头一紧,将自己的腰牌给了他:“你立刻赶赴青云台,让顾如许调动禁卫军,我去追你们阁主!”

  说罢,他立刻策马出城。

  。顶点

  

夫人使不得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夫人使不得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夫人使不得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夫人使不得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