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特大     
选择背景颜色:

  第七十九章 狼群
  诡异的老院子杂草丛生,我站在草丛里看着那些飘忽不定的磷火,汗毛直立,这么多的磷火,说明我脚下的这片草丛下面,不知埋着多少死尸。 ..

  此刻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恐惧,大叫一声拼命地爬树,这种果树由于常年没人修理,枝桠特别多,几秒钟我就爬上墙头,想也没想就跳了下去,脚一落地我就大叫快走,这院子里全是死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出声,本来已经跑出去好几步的我,诧异的回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杨老他们三个,竟然不见了!

  我当时的第一个想法是,杨老他们把我耍了,但很快我就否定了自己,因为他们没必要耍我,这种玩笑可不是乱开的,他们应该清楚地知道,我的去留,会影响他们进入古墓的计划。

  那是怎么回事,怎么所有人一下子全没影了?难道闹鬼了!想着我就后脖子发凉,心说这院墙的那一侧就埋着很多死尸,这么多死人聚在一起,偶尔闹个鬼也是情理之中,鬼也有出来遛狗的娱乐项目?但他***为什么就被我碰到了呢?

  当然,我是不相信有闹鬼这种事,但是从科学角度来看,又说不通,我找不出他们消失的理由。

  难道他们被那个年轻人给干掉了?这更不可能,我清楚记得,我跟那个猫头鹰大眼瞪小眼的时候,李国栋还问我话来着,从我进入院子到发现磷火,然后跳出来,绝对不超过半分钟,那个年轻人想在这半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干掉三个人,然后再把尸体搬走,是绝对绝对办不到的,除非他自己就是鬼。

  也不可能是杨老他们趁我不注意离开了,第一,他们进古墓时还需要我;第二,这老宅门前是一个直径三十几米的大空地,他们想在三十秒内穿过空地,就必须达到一秒两米的速度,那他妈都快赶上刘翔了,没接受过特殊训练的人,不可能跑这么快,尤其是他们之中还有个年迈的杨老,这老东西要想一秒钟跨出两米,估计还没等跑过这片空地,老骨头就要散架。

  那就是说,他们是在我进入院子这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内,消失了!

  我愣在当地,不足五秒钟,脑子里闪电般闪过许多念头,看着这个阴森森的老宅院,一股莫名的恐惧油然而生。

  我紧紧盯着那个门楼,他们之前就站在那里,可是现在连个影子都没有。突然,我看到黑漆大门的门缝里,似乎有一只眼睛在看我,我顿时浑身发毛,鸡皮疙瘩掉了一地,条件反射般地拿手电一照,一下子那眼睛就消失了,紧接着,黑漆门发出吱呀一声怪响,门竟然开了,然后我就看到,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是老范!我脑袋嗡地一下瞬间空白,本来我该惊讶、疑惑甚至愤怒,但是这些都没有,脑子里真的一片空白。

  老范明显也很惊讶,急忙朝我走了过来。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老范他们明明在外面,怎么一下子跑到院子里面去了?难道,这个老范,是只鬼!

  我本想掉头就跑,但是双腿说什么也不听使唤了,就在我最终决定拔出火铳时,老范突然冒出一句:“关老弟!你怎么出来了?”这时杨老跟李国栋也从院子里走出来,看到我时的表情,都特别惊讶。

  有一刹那我出现了错觉,感觉自己刚才根本没进过院子,进去的不是我,而是他们reas;。这真是一种诡异的逻辑颠倒,我甚至感觉我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那种感觉就像,你深夜翻墙到别人家偷东西,当你确定家里的确没人,然后你偷东西的过程也很顺利,等到你偷完东西翻墙出来时,门却突然开了,然后你看到房主从院子里走了出来。如果这种状态下你都没疯掉,那我崇拜死你了。

  但事实就是这样,我能感觉到他们三个人的呼吸,那绝对是实实在在的活人。

  “怎么回事?”我终于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但是由于紧张过度,我的声音已经极度嘶哑。

  老范就道:“我们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我们进去之后就没看到你,还以为你被人算计了,你怎么又跑出来了?”

  我这可变成了丈二和尚,愣了半天,才喘过气来问道:“我是问你们怎么进去的?”

  还好李国栋最终反应过来,解释道:“你进去之后,我们发现大门上原来有个小门,只是光线太暗,小门也没有把手,估计当时你没看到。我们担心你自己一个人应付不了,就打算进去看看,没想到看到满院子都是鬼火(就是我看到的那些磷火),一下子把我们吸引了,所以就都进去了。”

  听了这些花,我才吐了口长气,原来是这么回事!靠,这事情赶得也太巧了点吧。原来那个黑漆大门上有个类似狗洞一样的小暗门,我当时没发现,正当我看到磷火,慌乱间往外爬的时候,杨老他们却从那个小门进入了院子,这听起来不但是巧合,敢情更像玩捉迷藏,现在想想,差点都笑出来。

  “这老宅不简单,安全起见,我看咱们还是别进去的好。”杨老说道:“弄不好,咱们只能在外面过夜了。”

  就在这时,突然从村子外面传来一阵狼嚎,而且此起彼伏,似乎数量很多,每叫一声,声音就离我们近了许多,听声势竟然在朝我们集结。

  老范吐了吐舌头:“乖乖,怎么,这狼进村了?”

  说话间,狼的叫声又近了几分,这不禁让人有些不安。

  “我靠!那是什么?狼人?”随着老范的一声惊叫,我们都顺着老范的目光看去,突然发现,空地的对面,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个东西长得特别像狼,但是却有两个脑袋,两条尾巴,六条腿,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一个畸形的蠪蛭,仔细一看,心里就“咯噔”一下,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

  “狈!是狈!”杨老的声音有些嘶哑,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背是背?我听说过背靠背,什么叫背是背?老爷子你u了吧?”老范有点纳闷。

  我听出了杨老的意思,没错,那的确是一只狈,是一只趴在狼身上的狈。所谓狼狈为奸,人们都只知道是个传说,世界上几乎没有人看过真正的狈,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传说里,没想到今天,我竟然遇到了,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倒霉。

  传说中的狈,长得跟狼十分相似,但由于前腿短小,无法行走,不能独自捕猎,不过它的头脑十分聪明,于是它跟狼合作,为狼群充当军士,才能从狼的猎物里分一杯羹,以此求生。

  我看到的这只狈,大体跟传说的差不多,但是它长得更像狐狸,身材非常小,前腿又细又短,搭在狼的背上,而后退则又粗又长,看来是长期锻炼的结果。我想传说中一定有误传的地方,这只狈,可能是一种变异了的狐狸。

  随着那只狈的一声低吼,很快,这片空地上就出现了一大群狼,那些发着绿光的狼眼,就像静止的大群萤火虫,但却让人寒毛直立。我粗略数了一下,起码有三四十双眼睛在盯着我们,我不禁惊讶,野生狼群在近几年几乎都绝迹了,想不到这大兴安岭深处竟然有这么多!我知道的最凶狠的狼都生活在草原和沙漠,不知道这丛林里的狼是什么秉性。

  李国栋从我手里拿过火铳,回头看了一眼说道:“看来咱们不进去是不行了。”

  杨老回头看看这个诡异的老宅,又看看眼前的狼群,脸色十分难看,可如今事态紧急,也由不得他做决定,我已经迅速向老宅退去,杨老一看事已至此,只能委曲求全,也即退进了老宅的院子。

  最后李国栋也退了进来,迅速把大门关上,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我摸了一下额头,全是冷汗。

  “不对,狼群似乎不是冲着咱们来的。”李国栋趴在门缝向外观看,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也觉得纳闷,心说对呀,这些狼完全可以把我们围起来,但是它们去没这么做,而且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往院子里撤退,它们却无动于衷,似乎对咱们没什么兴趣reas;。

  我不解地也趴到门缝,想看看狼群有什么动作,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些狼群不但没有对我们发起进攻,反而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有的趴在空地上,有的在空地上打转,还有的,竟然引颈长鸣。

  天呐!这是干什么?我已经被狼群的行为彻底搞懵了,难道它们不是来捕猎的?而是想借用这个空地开狼群pary?这也太离谱了吧?怪不得这里家家关门闭户,如果有狼群天天来我家门前开pary,我肯定也受不了。

  我跟李国栋对视一眼,他的眼神也很迷茫,显然他也对狼群的行为特别不理解。

  老范说道:“狼不仅是猎食者,也是食腐动物,这里埋着这么多死尸,它们肯定是被死尸散发的气味引过来的。”

  杨老就摇头:“不可能。咱们事先没闻到腐臭味,说明这院子里埋的死尸有些年头了,估计皮肉都已经烂光了,不会再散发出什么吸引狼群的气味,就算有,那狼群早就来了,没必要等到咱们出现,它们才过来,我估计这里面一定有蹊跷,吸引狼群的不是死尸,也不是咱们。”

  话音一落,忽听李国栋嘶的一声吸了口冷气,我下意识朝门外一看,同时也是一愣。我看到外面的狼群突然安静下来,趴着的几只也站了起来,四周出奇的静,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搞什么”老范的那个“鬼”字还没说出口,就被李国栋一把捂住了嘴,同时我看到,一个高大的黑影,从黑暗中走进狼群,并且朝我们这个方向慢慢走来。

  起初看到那个黑影,我还以为是个人,心想这下坏了,谁这么倒霉,出来散步走到狼窝了都。后来我越看后背越冒冷气,越看越觉得那东西根本就不是人,直到那个东西走到门楼下面,我彻底看清了它的样子,顿时头皮一炸,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那是一个身材魁梧的东西,很像人,却长着骷髅羊头一样的脑袋,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在湖底神庙时的遭遇,脑中顿时浮现出了三个字——马猴子!不,应该是??媪鬼!不过这个媪鬼比我遇到的那个要大得多,起码比那个高出了两个头,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大气也不敢喘,心说这算什么?媪鬼的爸爸来找我报仇了?

藏地追踪



*** 即刻加入,和万千书友交流阅读小说藏地追踪的乐趣!品书居永久地址:www.pinshuju.cc ***  注册品书居会员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藏地追踪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藏地追踪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5-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全部小说